fear 4

当前文档已为最新版本,欢迎。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364-T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thaumiel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binah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calling-T.png

SCP-CN-1364-T所包含的模因片段(-08)。


分级事宜说明:SCP-CN-1364-T已符合Binah分级条件,所有对项目负责人员应遵循该等级的收容规程。

特殊收容措施:原先在SCP-CN-1364收容行动中装配的Leopard-U3卫星阵列已回收40%,其余部分由Site-CN-200控制,监控SCP-CN-1364-T在人类集体心智,尤其是基金会人员中的状态。ATF-Louisiana-∞ “杜威生物减错科研队”负责对阵列收集数据进行分析,用于制定SCP-CN-1364-T使用计划的下一步行动。

其余信息掩盖措施和控制措施将原收容提议-CN-1364-18所要求的执行。

final.png

处于SCP-CN-1364-T影响下的基金会外(上部分)和基金会内(下部分)人员的神经元变化。

描述:SCP-CN-1364-T为基金会模因研究部和认知危害研究部研发的模因疫苗,针对SCP-CN-1364使用。SCP-CN-1364为一种能够引发人类特定恐惧的神经性/合成性模因危害,本身能够整合其他模因实现进化,并利用人类自有的恐惧情感传播。此项目在疫苗实装前已感染了全球0.0070%的人口,并感染了10.7%的基金会内人员,使基金会几乎陷入瘫痪。

在2021/12/8日,SCP-CN-1364-T研发成功,通过Leopard-U3卫星阵列迅速散播到全球95%以上的人口中。在卫星阵列和神经改变类化合物的辅助下,SCP-CN-1364-T表现出对SCP-CN-1364的专一收容/无效化能力,因疫苗渗透,SCP-CN-1364在整合SCP-CN-1364-T后失去活性,效应逐渐被疫苗所覆盖。在全球人口中的感染人数达到0.0078%时,SCP-CN-1364的传播速度和效应强度显著降低,于2021/11/29日,感染人数不再增长,接下来的3天内所有感染者携带的SCP-CN-1364几乎全部被无效化。

SCP-CN-1364-T本身包含了SCP-CN-1364最初对人类潜意识的影响效应,同时还具备一次生效应:增加人脑杏仁核和下丘脑的神经活动和神经通路数量,使其接种者更容易产生警觉反应,最常见的影响为稍微增加危机意识、思维灵敏度和谨慎性。在后续观察中可见SCP-CN-1364-T对基金会人员的作用稍强,并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对组织的忠诚度。

现在SCP-CN-1364-T可通过各种信息途径实现自我传播,已完全兼容入人类集体心智中。

附录-CN-1364-T.1:对SCP-CN-1364-T影响的报告以及控制提议

监督者议会记录


SCP-CN-1364-T


scp_trans.png

日期:2021/12/12

将人类全体暴露于SCP-CN-1364-T的全局影响还不确定,这表明对SCP-CN-1364-T需要长期观察,并须监视疫苗本身性质对常态和基金会管理稳定性造成的影响,或通过演变发展出预期之外的影响。

尽管接种疫苗的感染者先已消除受SCP-CN-1364的影响,但其本有人格和思维模式依旧出现部分改动,包括:对外界警觉和怀疑提高,更容易引发压力心理障碍,为规避风险而采取保守行动。

具体来说,SCP-CN-1364-T依旧具有原项目的部分性质,即抓取接种者曾经形成的恐惧反应,在特定条件下触发,它可以被缓解,但由于本身在人类心智中的广泛分布和固有性无法根除。这种表现常被解释为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和恐惧症,可被常态所接纳。但因原本感染者的基数众多,这种趋势可能会对社会发展趋势和社会条件的变化产生不同寻常的影响,并动摇帷幕。可庆幸的是,疫苗目前没有造成极端心理现象的案例,即使是在引发较严重心理问题的情况下,也未被认识到异常性。

疫苗对基金会人员有更大的影响,财政分析指出各单位在安保、监控、保密、人员培训等程序的开销比预期增长率高了7%,各事件应对部门在策划行动时有时出现不必要的提高预算,扩大规模,增加后续清理等行为。此外,在疫苗效应影响下,各项事故及突发事件的数量减少了12%,可归因于其良性效应,即增加谨慎心理和危机意识,此效应还被认为增加了基金会员工对组织的忠诚度,但不具非常的显著性;事实上,它使得基金会内的模因使用政策可以相应更改,减少对内用模因媒介生产的支出。

需要注意的是,SCP-CN-1364-T的常态化与以往的异常常态化行动不同,因为以往行动均为对异常项目的掩盖/效应削弱措施,但在本次行动下,忽怠协议和相关事项用于使SCP-CN-1364-T发挥更加广泛、更加良性的效用,对相关异常的控制权在基金会手中。

不管如何,SCP-CN-1364和SCP-CN-1364-T已从某种意义上重塑了常态和基金会的运行方式,针对项目及其疫苗的全面管控工作依旧任重而道远。


相关提议


提议-CN-1364-T.1
内容:保留Leopard-U3卫星阵列,配合对SCP-CN-1364-T的监控和安保工作。阵列仅在SCP-CN-1364-T造成过重影响时开启广播模式。

结果:通过(8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

追加:需要回收部分阵列卫星。加强节点侦测模式,令扫描集中于人口集聚区和基金会管区。

提议-CN-1364-T.2
内容:将SCP-CN-1364-T内用化,向员工所接触的实体/电子文件中加入隐藏的SCP-CN-1364-T触媒。以SCP-CN-1364-T为原型开发能够改变更多心理参数的疫苗变体。

结果:待定(4票赞成,4票反对,4票弃权)

提议-CN-1364-T.3
内容:将收容提议-CN-1364-18后续措施扩展为长期任务,尽可能开发出在帷幕外适用的精神类药物和疗法,SCP-CN-1364-T效应被公布为一种能够用以上条件治愈的伴生心理病症。

结果:通过(6票赞成,3票反对,3票弃权)

追加:所有提议进度都将发送至Site-CN-200进行整理,该站点在重整后成为提议指挥中心。


备注

O5-8受到SCP-CN-1364感染后一直处于隔离监视下,因此未能参与多项监督者议会的内部决议。在接种SCP-CN-1364-T后,O5-8心理状况基本稳定,并对疫苗的后续掩盖工作表示默许。O5-8现申请退休,议会候选人条款管理处批准了请求,双方就退休后的监管和定期探访工作达成了共识。


附录-CN-1364-T.2:相关文件

SCP基金会内部文件
模因研究部下属站点Site-CN-200备忘
Dr.傅梓洁


“直面恐惧,至少不败给它”,这是SCP-CN-1364带来那些危机和枯枝败叶时我们所有人所被灌输的信条,现在听上去像是泛泛而谈。但就目前情况,这已经不再意味着我们要怎么同那个能够激起基金会根深蒂固的恐惧的模因打拉锯战,而是它,以及SCP-CN-1364-T的存在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基金会原本的使命宣言中就有“人类不能再生活在恐惧中”以及“于世界各地的暗处活动”,这使我们更进一步接近SCP-CN-1364。它是催生者,不是主导者,它在挑拨放大我们本有的情绪,将我们围困在自我产生的恐惧中,而我相信不会再有人对现状和后果的恐惧能更胜我们了。基金会,帷幕背后最大的超自然组织,所拥有所掌握的使我们所向睥睨,同时所了解所背负又使我们弱不禁风,二者因项目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这是它能令我们几乎溃败的原因之一。

而说来讽刺,最终的结果是恐惧——更多的是我们的恐惧,被植入了几乎所有人的心中以令我们战胜它;项目所造成的这种恐惧和警觉却使得它自己被暴露,最后被迅速消灭,再化成常态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疫苗的影响不只浮于表面,它是唯心的,大张旗鼓的潜意识改变后,本我与自我之间的差距似乎被削弱了,就像每一次常态化行动后的帷幕内外。

它已经形成了一种信念:每时每刻它都在人心内锚定的更深,以快速但稳定的趋势增强,而基金会各项工作的效率也在提高,单是每月收容失效事件就减少了一成。我不确定项目改变了基金会多少。不可否认,在我们对抗人类对未知的恐惧时,那些恐惧在接近我们的超我,最后倒变成了我们赖以立足的基石,鞭策着我们自省,上下求索,让我们始终坚持着这条路,始终怀揣警觉之心去执行自己的使命。

那么,这就结束了?坦白来说,SCP-CN-1364还并未被完全收容。即使它被常态化,甚至能够为基金会所用,依旧得谨慎处理之。解决了项目后,我们的未来以后也不见的会更安稳。它将一直伴随着我们,同我们共存在黑暗中。基金会同自己的恐惧、同笼罩在常态之上的黑暗的对抗还远远谈不上结束,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亦不会有。它将如绳索一般紧紧绞系,警醒激励着我们。这是我们自愿为自我强加上的恐惧。

而这指的并非只是SCP-CN-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