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色用

西部梦神

意识连接


"好,我知道你干不出这事。交给我来。"

抓取:高线X号 | 查询:MaskOut''具有多样性和高效力的交流团体''半非法数据流''不入流话题 | 搜索:二极管子网络
其它过滤 | 来源请求:如果是Lupusδ来了就告诉我 | 其他来源:我就能找他寻求些建议,真的,我想他



MaskOut

新千年的聊天平台

Tennohscope订阅服务,网络常驻用户专享

通过超光速意识网络联结及信息因素沙盒等技术分析用户信息取向偏好和最适合订阅方,解决思想不连续性和犹豫阻隔对获取目标信息的制约


您所在的聊天室为:
不那么可能的元艺术创作团队

  • 随机网络合作艺术创作团体聊天室,笑纳八方来客,你灵魂的真正忘机之地。需要注意本聊天室占用了一不在狱卒合法范围内的信息渠道,可能存在被划入他们注意列表的风险。闲暇时谈创作之外内容也不差。
lo.png
管理员: 标签: 识别码: 备注:
REzh Plaza 随机话题,文化创作,元,新流派 XC0927IO-αE×@ N/A


|! 有新消息

<…>
<Inno:>我打算完全走马尔克斯风格了

<1/92th-Xan:>让我想想,能通向空房间的电脑屏幕和社交媒体型meta有何关联

<'Wilcox:>每个人都能塑形影响这个作品

<'Wilcox:>他们看到的是各自所见的人用社交媒体构造,用于对外展现的生活(?)

<1/92th-Xan:>要点深刻的

<Iz.:>离你越远的人越了解你

<1/92th-Xan:>啊算了,我自己想想先

<Iz.:>不会真的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展示自己生活吧

<nBonjour:> {emoji:hum

<1/92th-Xan:> {emoji:hum

<Inno:>说到我自己的风格

<Inno:>我会写出“在黄金湾的夜晚,海风吹拂,水汽味和风尘味弥漫着。XX在多年以后在再闻到这种气味的时候会不合时宜的想到这个夜晚,那时候他正靠着木码头端详着酒瓶里的最后一点酒液,而这时他正因为失眠,出神地看着窗外的月亮,YY则睡在他身旁,没有想过他以后竟然会落魄到如此地步,当然这个标准和常人的低很多。”

<'Wilcox:>好文

<Inno:>看上去风格突出,但平时我也是这么说话的

<Iz.:>“告诉我,我亲爱的老博士,如果有一天我写出了他那样的文字,那会怎样?”

<Iz.:> {emoji:深思

<captainchad:>说到这个我可不困了啊,92和我睡觉

<Iz.:>(什)

<1/92th-Xan:>别啊我有别人了

<1/92th-Xan:>而且我是那种,我洗澡时如果有啥人开浴室门我还会看是不是来送毛巾的

<captainchad:>我是那种会先怀疑门锁质量的

<1/92th-Xan:> {emoji:摊手

<nBonjour:>我说92你好像很闲啊

<nBonjour:>几乎一整天都在这里

<1/92th-Xan:>我有空的

<Iz.:>有空的来看看我搞的画廊

<1/92th-Xan:>不了,我在想自己的作品该怎么搞

<Iz.:>

<captainchad:>Iz.我来
<…>


额,我是不是在这地方浪费了太多时间?



个人备忘录/12

容我需要某个人来催促我,或者给我点灵感来干完我自己的事

天啊。

下网络,做点现实中会做的事:

  • 读些书,随便什么都行,你知道你品味一流
  • 看会电视,只看纪录片
  • 去楼下的健身房,让自己挥汗如雨(在做了)
  • 出去走走
  • 记得把药给吃了

我总是要凑个五倍数,该死。



您所在的聊天室为:
一个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来的地方
我对这里失去了兴趣吗?可能吧。在这里我看到其他人熙熙攘攘,而我形同陌路,有一道稀薄的真空把他们隔开。我有来自这里的朋友,但他们和这里的关系现在又如何了呢?我看见他们也在人群中,但变得面目模糊,只有嘴唇颤动。去时顺利,几乎不再回来。

请看下去,因为这些几乎不重要。

never.png
管理员: 标签: 识别码: 备注:
Lorem ipsum,ipsum,ipsum 不会关心的。 dolor sit amet


|! 有新消息

<…>
<x> ''你好

<a> ''你好

<e> ''内部笑话

<q> ''你好

<r> ''内部笑话→即兴

<1/92th-Xan:> {emoji:万能

<a> ''助兴

<x> '' {emoji:wut

<e> ''内部笑话→引经据典

<c> '' {emoji:laughmyexistenceout

<r> ''助兴

<s> ''窥屏

<s> ''你好

<x> ''推销

<q> '' {emoji:hellyeah

<q> ''你好

<a> ''内部笑话→富有创造力的改编

<1/92th-Xan:>还行

<q> ''复议

<s> ''赌一把→建议性的骰子游戏

<r> ''随机规矩

<c> ''似有似无的骂街

<s> ''投骰子

<x> ''投骰子

<r> ''投骰子

<1/92th-Xan:> ''投骰子

<s> ''@<1/92th-Xan:>胜出,@<q>服从赌约

<q> '' {emoji:ohgodohman

<'Wilcox:>92你也在这玩骰子啊

<z> ''购买骰子

<r> ''提醒→已结束

<s> ''音乐不错→推销

<x> ''复议

<c> ''来些真正劲爆的东西

<b> ''赞许

<1/92th-Xan:> ''还不错吧

[<y>退出了群聊]

<e> ''音乐不错→推销

<c> '' {emoji:炸起来了
<…>



official.png

User:高元音击⚶
@TennohscopeMusicOfficial




今日订阅方精选:
Ring won't bend. Thinking bent.

频道链接///Ʒ

  • 转发 27万
  • 点赞 88万


2020/10/6 103:9-0



xan.png

User:没有人给他写信的老久
@real1/92thXan



谢谢你推荐的的订阅方,我找到了点灵感。

[……]

第四幕:观众站在自己的独居房间内,内饰共同点为有一台茶几,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房间四周没有墙壁,露出一片黑色虚空。视角从房间外对着对象周转。几十秒后,房间的米黄色墙壁出现,上面立即覆盖上了带有欧式花纹的墙纸,几秒后墙壁变为一片暖色调的红色、橙色和白色,地面变成了熔岩灯里的蜡液,观众慢慢消失在其中。

第五幕:一片白色的空间,四周没有尽头。观众和其他几个黑色的雕塑定格在某处,各举起一只手,朝向一个方向。此时观众会想起他/她第一次同一个陌生人联系的经历,然后便会想要把手放下。视角定格在观众手掌心,电梯音乐出现,电脑屏幕开始出现扫描线以致画面被遮挡。

第六幕:街角,人来人往。观众独自站立着,显得不知所措。他/她所结识的最要好的陌生人会以幻想中的模样出现,头戴一顶贝雷帽,此人低下头,摘下帽子,问了一句没头没尾也没有具体含义的问题。观众想要给出一个原创的答案,但白色色块组成的雨开始落下,覆盖在屏幕上,观众和陌生人保持沉默。

[……]

“有点意思,但没尝到多少味道。”Iz转过头来对Xan说道,前者的形象是一块镂空的方块石碑,里面是一方混合风格的庭院,地面是一大块铺着鹅卵石的扁平花岗岩,被开满了流苏一样的花的菩提树所环绕;后者的形象是一片白色剪影,反戴着鸭舌帽,由细小的碎片和风铃声组成的环悬浮在周围。Xan没怎么构思过自己在拟真通话中的形象,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推敲过每次形象的细节,这些想法和许多其他零碎一样构成了他接话间歇思考的一部分。Xan喝了一大口咖啡,清了清嗓子。

“具体说说?”

“这些段落之中的一部分值得推敲,但其他的我品不出什么,所以没法评价。”Iz又加了一句,“我再想想,有不软了的水波蛋的味道,尽管我对水波蛋没多少兴趣。”

“什,你听微波流行电台?”

“电波对上了。我看到你的评论了。但灵感抓的没到位。”

他说对了。Xan此前一直想着怎么把自己关于电脑和空房间的灵感和在电台里听的歌的风格联系起来——他对把这两个东西关联起来的想法和自己原先的灵感一样,都是火花一现,没有经过仔细考虑。“那么你觉得应该怎么抓?”他反问道。

“把东西直接扔到表面上。你要直接让观众想起某个概念,激起他们的感受。我能看出你想要致敬《I don't want to begone》,那么你要多去感觉原曲各段落的切换和象征,想想它激起了你的什么反应。现在你的作品只有过程和理解,得把东西放在上面。”

Xan要他讲的更加深入。于是Iz开始将自己的理论曲曲折折延伸下去,抛出一连串的专业名词,旁击侧敲让他回忆解剖意象化的过程和神经基艺术作品中体验增强的手法,对于他要的东西Xan都回忆起来了,但还是对他的要点还是似懂非懂。在某个关键的节点上,Iz开了模拟的超喻体验,于是房间四壁开始退去,转而变成密度更低的质地向各个方向延伸,形成了相互交织的结构网络,这些结构慢慢融在一片汤勺状的橙红色中,又被一片亮度不停在晦暗和明亮间来回切换的汹涌气浪给笼罩,他所讲的事物从某种意义上变成了不可见的天花板,然而这片空间本来就更像一处虚空。气团变成了隐喻的大雾,Xan看见雾中白色色块倾泻如雪,{观众}是粗糙的3D建模,站在色块雪中不与环境产生任何互动,他觉得自己明白了点什么,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这片虚空中他呼喊Iz的名字,晕头转向,到最后在熟悉的室内味道中回过神来,MaskOut在面前浮现,高线光缆中穿梭着冷光向上靠拢,无形的二极管散发着电池酸味把视野隔开。

Xan在笔记本电脑上找到了Iz的留言,附带了几个体验增强艺术的端口。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丧失了任何想法。过了一会,他唯一想到的就是把端口放起来,于是打开抽屉,看见了之前放进去的一些小玩意,有一些是别人送的——此前也只有那个人会送他东西。这个想法瞬间击穿了他的思绪。

此前也只有Lupusδ

就这样他想起了自己最初误打误撞进入创作圈子时的第一个导师,那个让他决心永远爱上这个圈子的人。他想起了Lupusδ对神经基艺术睿智的见解,他那副学者一般头头是道又想融入年轻人们之中的姿态,还有他那些不辞辛苦给一个初来乍到的小辈提出的建议。他们已一年没见了,Xan依旧每个月给他的邮箱留一次言——他在声明自己处于百忙之中后唯一留下的联系方式,痴迷地希望着他能够给自己回信,尽管这种希望随着时间推移开始进入半衰期。他也曾想过要动身去找他,但每一次,都是出于某种有心或无心,或者因为什么现实因素,这种想法会在一开始被推脱掉,而他又会长时间沉溺于自己的琐碎事务中,直到最后重新想起什么东西来。

我是不是浪费了太多时间?

或者说哪个是重点?我太久没回到现实生活中了。

好吧,我又搞不清楚了。老天。



毫无疑问,他会在困难来临的时候都需要一个人来帮自己撑着,虽然不会在明面上强求,但是只要知道那人在那里就行。这并不是时候。

这并不是时候。


[个人聊天频道-Neonblossom]


<…>

<…>



| ! 你有一条新回复 |



mouse.png

[●◪|»●●]
User:飞行鼠标键
@我不是在用鼠标



哦老天,原来Xan也听微波流行
请接收迷弟一拜吧,我很喜欢您上次在藏图地艺展中的现实增强作品《运势》


xan.png

User:没有人给他写信的老久
@real1/92thXan



谢了,不过把这赞美留给其他更需要的人吧。

[……]

第X幕:观众站在自己的独居房间内,此时他/她会感到一丝从未经历过的孤独感(不会很为强烈)。然后白色色块/噪点之雨将会从字面意义上从房间外的叠加视角中和电脑屏幕上下起(待补充)

[……]

[Re:编辑]

第X幕:观众站在自己的独居房间内,那里堆满了来自旧时的纸箱子。此时他/她于静默之中开始感到并不强烈,但从未体验过的孤独。这些纸箱内的物品将被消耗殆尽。(需要补充)

[Re:编辑]

第X幕:此时的观众——

[Stop, wait a minute]

[灵感请求]

才思枯竭?灵感殆尽?Tennohscope订阅服务将带你在神经沙盒内风驰电掣,给予你最有张力的想象。仅需支付0.05ml的多巴胺和DMT——

[走你]


!!HotLine~ !!


~$ 压缩式数码线路功率:78.912
~$ 神经耐性:良
~$ 已安排沙盒:Ω-π6.


接通完成!请享用旅途吧;D

[ohhhhhhhhhhhhhhhhhhh]

Xan的身体流过数码线路,他被搅拌着,在一个信息流和概念的滚筒还是榨汁机里面,他不在乎。掉入奇境的时间远比他想象的要短,图景开始拼凑,旋转,他落入图景:Xan正在一横版像素平面闯关游戏中,他在蓝色的空间站里穿行,不知所向,他通过滑梯一样的通道掉进装饰的如同庭院一般的控制室,拿到叫“客观谬设备”的物品;Xan在大都会街头被卷入一对黑帮的火拼,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战斗,但只用拿刀抹脖子来攻击,他脖子上被某个穿的像亚特兰蒂斯海王的人划了一刀,疼痛感和渗出的血让他心惊胆战;Xan驾驶飞行摩托穿越蜂巢一样的居民楼,穿越两道海洋中间的鸿沟,穿越无尽长的医院走廊,穿越宇宙尽头的高压电线圈,最后来到落基山脉脚下的加油站快餐店里买了一份6号套餐,打包用的纸袋是可食的;无数情景穿过了Xan,无数感觉回荡在Xan的身体内,他感觉在宇宙大爆炸中被人从一栋具有艺术性的无尽高塔顶上扔下,向一个特殊的方向旋转偏移坠落,实际上他的感官在向四面八方散去,透过足以填满整个三维世界的抽象磁网再拼回,意识到自己正在通向真正的才华,在尽头等待他的是散发着法式香草咖啡味的滚筒和榨汁机。

直觉告诉他足够了,足以回去继续了,于是他顺着线路爬了回去,自己的神经末梢还记得一切。他把最后的咖啡一饮而尽,摸上鼠标和键盘。

第X幕:电梯音乐的尾音变成电流的扫描声和许多怀旧音乐的片段结合在一起的声音,在观众的手从鼠标上放开前视角会开始旋转。房间是粗糙的三维建模,画质如同PS1一般,电脑屏幕显示正在待机。观众感到一丝负罪感和孤独感,镜头从房间顶部俯瞰旋转,周围逐渐变成一大块一大块的亮橙色,空气变得温暖,让观众想起了喝着咖啡的感觉,又想起曾经和陌生人度过的美好时光。镜头切换,画面出现VHS磁带一样的特效,逐渐变得一片黑暗,观众的脸被手持的白色偏柠檬黄的烛光照亮,浮现在黑暗中,仿佛只有他的脸存在,而这脸上除了眼窝和鼻子之外另无它物,他/她实际上是正在从黑暗中醒来,对自己的处境充满了疑惑和自责,以下这一点似乎可以抛弃——

这时候他突然停止编辑,想起来了自己之前因为写草稿而忘记了的事——去搞杯新咖啡。他总是长时间沉溺于自己的琐碎事务中,直到最后重新想起什么东西来。


您今天的第4杯咖啡

X

coffee.png 这是您想要的味道!
您应该把这杯喝完。

海水鲜奶油

胡椒龙井丁香


啊,第四杯了。我时常需要这东西来给我提神。

我得想到做到。

我需要这东西吗?我需要。

我接受这杯咖啡。

我可能喝的太多了。这是上瘾了吗?

上了种比其他什么瘾都好的瘾。

物有所值,这是真的好喝。

但我更需要享受提神的过程。我要把什么东西完成。而且也的确好喝。

为何犹豫?

不啊,我想的不是平常那些东西,那不是咖啡的口味。也不是怎么修饰辞藻。也不是Lupus会不会再来回我消息。也不是我该怎么约到Neon。那是我自己的


算了吧。这次半杯。

我想到了什么?那些不会醒悟的事情。

我喝半杯。

这次要胡椒龙井丁香。

他看着散发着辛辣花香的棕色液体顺着咖啡机的调味盘流到陶瓷杯里面。

这是我想要的味道。

MaskOut的信息提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