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
rating: +4+x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你的脸上,窗外是蓝的不大正常的天空,与对面黄色的居民楼显得格格不入,仿佛有一面镜子,而对面就像是这一切的倒影,一个虚无缥缈的像。

你醒来。

刺眼的阳光使得你不得不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在这缝隙中窥探落地窗外的世界——对面的黄色居民楼,楼下的小花园,直到你渐渐适应了阳光,缓缓睁开双眼,左右的视角逐渐映入眼帘之时,你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飞奔到楼下环顾四周。

你正处于一个永无止境的空间之中。

两边的黄色居民楼向着前方和后方无限延展,如果还可以定义前或者后的话,一眼望去只能看到由无尽的空间与绝望拼凑而成的一个虚无缥缈的点,仿佛那里直通向未知的领域,抑或是自由。


公寓在变形,越来越高,同周围的摩天楼融合。Elisa在灾变来临前走出楼外,她面无表情,几乎在血红的雾中隐形,后一秒她便化为一堆尘土。

一片血红的霞光笼罩在城市上,失乐园的居民们口鼻中流出琥珀色的液体,他们安静地前行,看着天空,在摩天楼周围搭成人梯要攀爬到顶层,全然不顾身下摇摇欲坠。所有人的瞳仁中都有两束光在闪烁。

我逃到了城市的一角,儿子跟了上来,他拉住我的手,他的脸是一朵盛开的毛茛,花蕊中心的空洞中有亿万赤红色的无脸人形在嘶吼。一座白色石碑从他脚下升起,把他托到天空中,渐渐地,我看不到他。

直到整个失乐园都在崩溃之时,我才明白,问题不出在工程师上。我没有料到那些居民本来应有,且不可避免地具有灵魂,每当城市变大,最初的解答者便知道得越多。他不全是错的。如果他有恶意,那么全都是因为我们从他和其他人那里抢走了最重要的东西

那些名字的意义

我在逐渐崩解的失乐园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同于以往的东西——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来自很多人的血。

原谅我,Elisa。原谅我,Jacob。我忘记了我们本来应该受到更重的报应。


[!] 警告 [!]


麦司卡林模块已完全失效,无法验证文档信息的安全性。

请所有执意要查看文档的人员自重。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CN-2353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polly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参与到此项目收容的人员须知:由于基金会职责所致的地步,SCP-CN-2353基本已无法被收容。应尽快拟定能够解除最初迭代圣地与SCP-DOMU之间联系的计划,所有资源提供计划将为遏制SCP-CN-2353将导致的末日情景提供无限期无上限的配给。

已在嚎叫的鲜红森林周边4公里处建立3道环形防护带,最内层环带每30°角建有一台本质/语义促动发生匣,用于抹除任何意图突破对追忆林地隔离的实体,其他两层环带将在最内层被摧毁时充当抵抗措施。如有属于SCP-DOMU或外观类似于愚人的实体从被流放者的安心地中出现,则算作SCP-CN-2353进入最高威胁阶段,经过改装的地外HECOR发射阵列“琥珀胆碱”将对潘多拉林地开火;遭遇前者时,所有环带工作人员将进行2分钟哀悼,将在事后进行记忆删除,并对比数据库内登基的姓名,防止相关实体复现。

监督者议会已放弃对阿列夫点的远程维护,无论如何,禁止任何人员进入此地。议会成员须时刻牢记愚人可悲但更加可恨愚人及其所有亲属的在案记录已从Site-01数据库内清除。

每隔2小时,须派遣一名拥有有效姓名和身份的Utr级人员来到上述二处地点的4.2km处,该人员须使用刀片沿水平方向划开双手手腕,双手向前伸出,令血流到土地上。一名随从人员须同时念诵以下语句:

于最后一刻,为了偿还他的作茧自缚,盗名者将把众人的血归还到树梢上的天空。

血液须至少涂满10m2的地面。随从人员可在Utr级人员因失血而昏迷后徒步返回受派遣的站点,须至少安排10名人员见证其归来。两名人员的姓名都应被回收,在以后程序中不再使用。如在下一次程序中发现前一名Utr人员的尸体保留,须必须立即结束程序,将尸体带回站点,同站点内所有工作人员的100ml血液样本埋入地下,将站点建筑爆破摧毁。

由于祭坛已失守,无法也不应收容SCP-DOMU。根据数据库登基和人口普查,所有因项目回归的人员(包括非基金会人员)的姓名将被刻在Site-01的内外墙体上,以示忏悔。


失控项目 情况说明
SCP-整数 发现站点内所有对安保手段负责的人员均已死亡,额叶和海马体液化。随着SCP-DOMU复苏,SCP-整数的抽象化效应扩散到自身以外的概念上,将仪式祭坛替罪羊整合至构造中,对计划造成了严重的困难,并使得祭坛无法被造访。据部门保守估计,所有帮凶的身份将在目标时间完全被整合,不再可由轮回进行冒名顶替

愚人所受的折磨将与目标时间后SCP-DOMU再度回归所需的时间相称。
Ambrose 一命名危害变体作用在[已编辑]-ARC上,令Ambrose的真名广为人知。与Ambrose绑定的头衔变为其真名,在失控后的3天内,他的样貌逐渐转变得冬青事故中相似,但皮下脂肪近乎完全消失,毛发生长速度大幅提高,发尾生长至其腰部; 口部骨骼向前突出,长成类似鹿属动物(Cervus)的吻部;脚趾骨骼变长且并合,变为鹿蹄状。

生理特征完全转变后,Ambrose全身皮肤上出现冬青(Aquifoliaceae Ilex)叶状的烧灼痕迹,头顶鹿角的材质转变为黑曜石。接下来的2天,他表现出阿尔兹海默症的中期症状,持续念着大量英文姓名。2天后他从收容室内无征兆地消失,Site-118内温度下降至零下70度,所有站点人员被迫撤离。

There existed an addiction to BLOOD
BLOOD
BLOOD
BLOOD

Clipping - Blood of the 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