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sphere
rating: +5+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001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binah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factory.png

Site-CN-184,于事故CN-001-PRIME前。


room.png

位于Site-N,实验场地-10的概念形态增强舱。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已在Site-CN-184周围3公里处建立起一道环形防线,并由MTF-Zeta-89 "Nemo hic"进行防守,任何进入Site-CN-184的人员须事先经过收容委员会、理念圈研究部和监督者议会的书面批准,且在站点内时需被应用特遣队监视。

SCP-CN-001目前仅被部分收容。所有对SCP-CN-001的测试和交流必须在特殊站点Site-N进行,所有参与人员须配备Dymasketch型感官代替系统,使用概念形态增强舱使自身处于半概念化状态并借助超常设备在自身概念中插入信息背景标记。所有SCP-CN-001提供的信息需用Orgel/Harfe抽象过滤模块处理后归档。

根据基金会分级委员会和收容委员会的联合裁定,SCP-CN-001已被分级为Binah1级直至开发出妥善的替代措施。

当前001-Whalehook协议已开始执行。

描述:SCP-CN-001是Site-CN-184的所有工作人员(SCP-CN-001-1~305),在事故CN-001-PRIME中被全体概念化,与人类理念圈2融合。

SCP-CN-001能够通过操控理念圈来改变人类对象的精神状态和对现实的感知,并开始逐渐获得改变对象模因抗性、认知阻抗系数、记忆以及其他部分不确定参数的能力。这些能力在001-Whalehook协议实行前是不稳定且无法确认的,并且那时SCP-CN-001个体均未知晓自己拥有这种能力。

SCP-CN-001的所有个体都有统一的具象化形式和主题(SCP-CN-001-α),人员在了解个体对应人员的相关信息后3会在思考和传播这些信息时不可避免地涉及到SCP-CN-001-α。SCP-CN-001-α会随时间变化,并根据与原型表现相关的概念产生新的表现。在产生新的SCP-CN-001-α后,所有受影响人员均无法对SCP-CN-001-α的此前表现进行连贯回忆。

以下为SCP-CN-001-α的原型,通过对人员的采访和深层意识研究所收集的信息得来:

  • 流动的箭头图形,被噪点填满。
  • 黑色或灰色的阴影,通常在快速闪动。
  • 一个圆环,里面有一个模糊的团块。
  • 一种名为“靛白”的颜色,目前无法确认原型。
  • 具有砂砾质感的脚步声。
  • 吸收全部可见光的金属实心长方体。
  • 浓稠的烟雾,通常具有香烟气味和硝烟气味。
  • 没有光泽的眼睛。
  • 生锈的子弹和压迫感。
  • [数据删除]4

被001-Waywell协议处理的受SCP-CN-001-α影响人员可清晰感应到SCP-CN-001个体。在人员感知到个体以SCP-CN-001-α形式出现在附近时可通过某种形式上的精神连接来与个体交流,在交流中,SCP-CN-001个体的答复有可能会在人员周围的信息媒介中显现。SCP-CN-001个体的交流模式有时候难以识别,但大多数时候都遵循对应人员的日常交流习惯。


附录-CN-001.1
事故-CN-001-PRIME报告


con.png

RR01型概念转化机部分结构

于2013年11月13日,Site-CN-184的技术部门开始首次测试RR01型概念转化机,此设备具备Z级本体论特征,被设计成能够将具有物质性的客观物体改造为概念体,并修改物体概念上的性质,设备配备一个信息真空单元来存储改造后的概念态物体。在启动时,设备因未知原因5将自身和周边事物概念化,同时破坏了Site-CN-184在概念上的稳定性,使全部在场的站点人员转化为SCP-CN-001。

以下为事故-CN-001-PRIME期间Site-CN-184监控记录的摘录:

[10:01]:Site-CN-184技术部门人员进入实验场地-05,开始组装RR01型概念转化机的各组件单元。

[10:10]:RR01型概念转化机组装成功,技术团队-0211开始启动设备。

[10:13]:设备启动,实验人员开始测试设备的概念化性能。

[10:15]:场地中的形上学计数器的指数开始上升,超过预计标准8点。安保小组立刻报告给技术人员罗晓明(SCP-CN-001-25),后者通知了技术团队-0213。

[10:17]:技术团队-0679开启了概念转化机周边布置的本体论稳定锚。

[10:18]:技术团队-0678中多名人员发现自己无法准确识别周围的物体,陷入恐慌之中。此团队立刻被调离现场,技术团队-0206前来代替工作。

[10:21]:概念转化机外部的多个部件开始逐渐变得透明,但整体依旧在运作。所有本体论稳定锚很快超载并崩溃,形上学计数器读数在一瞬间飙升至440点,而且还在稳定上升。技术团队-0680立刻报告给技术部门主管。

[10:23]:技术部门主管批准开启后备稳定阵列,但此时实验场地-05中所有人员开始出现严重的失认症,导致后备稳定阵列根本无法被开启。

[10:24]:形上学读数器读数上升至500点,概念转化机的上半部分,以及周围的大部分本体论作用锚都以及被半透明化,趋于无形。安保部门开始指挥场地内人员撤离。

[10:25]:站点内其他区域的人员开始表现出相同的失认症,尽管部分区域并不靠近实验场地-05。场地内除概念转化机的底盘还保持完好,大部分设备已消失或停止运行,仅还在工作的一台形上学计数器显示读数为603,然后停机,在1分钟后消失。实验场地-05的监控失效。

[10:27]:Site-CN-184主管(SCP-CN-001-1)发布了全体人员撤离的命令,但所有站点内人员开始出现相同的透明化迹象,即使离开站点人员也会逐渐消失。

[10:31]:监控记录到站点内的所有人员基本已消失或处于近似完全透明的状态。站点主管尝试通过站点正门离开,他的上半身已完全消失。主管在经过站点入口检查站时完全消失。

于事故-CN-001-PRIME的发生被基金会情报aic组发现后,监督者议会立刻指定事件处理部和抽象异常部前去处理,但在部门行动队伍达到时Site-CN-184所有人员已全部消失。

调查发现Site-CN-184内的形上学指数基本已经稳定,大部分建筑受损,多处墙体上出现整齐光滑的切口。实验场地-05内包括RR01型概念转化机的所有物品都已消失。

Site-CN-184所有人员最初被判定为KIA,但在处理和归档这些人员的档案时SCP-CN-001-α被第一次注意到开始影响人员。SCP-CN-001-α在被发现初期一直在剧烈变化,从而使受影响人员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在开基金会始进行隔离检查后SCP-CN-001-α的变化速度出现放缓。

SCP-CN-001-α的记录差异在基金会理念圈研究部成立后显现,理念圈研究部在接触了以往对SCP-CN-001-α的研究记录后决定展开研究,随即发现了SCP-CN-001,此时SCP-CN-001个体已全部散播在人类理念圈中。SCP-CN-001不久就被归类为异常。


附录-CN-001.2
首次交流记录


SCP-CN-001与基金会的首次交流于2014年11月5日在特殊站点Site-N内进行,理念圈研究部通过形而上锚点成功锚定了部分在理念圈中接近Site-N人员集体思维的SCP-CN-001个体,并首次让SCP-CN-001-α影响人员成功与SCP-CN-001沟通。

由于交流基于精神连接,交流内容由Dymasketch型感官代替系统中的深层意识扫描模块得出。

日期:2014年11月5日

交流负责人:Dr.Zhang

交流对象:SCP-CN-001


<记录开始>

Dr.Zhang(此前受SCP-CN-001-α影响)携带纸笔进入实验场地,场地中央的桌台上放着三份Site-CN-184员工的人事记录(分别对应SCP-CN-001-12,、-34和-120),她佩戴的Dymasketch型感官代替系统被技术人员远程开启。Dr.Zhang被要求在查看人事记录后绘制当前能感受到的SCP-CN-001-α表现,并思考记录的内容。

在Dr.Zhang执行要求的3分钟后,形上学读数器记录到场地内的概念稳定等级发生波动,在40秒后停止。感官代替系统记录到SCP-CN-001的精神连接已产生,Dr.Zhang开始交流。

Dr.Zhang:你好?

SCP-CN-001:…你好。

Dr.Zhang:你是?

SCP-CN-001:…Clinton,William Clinton,研究员Clinton6

Dr.Zhang:特工Clinton?请问你现在有无任何感觉?或者你能说明你现在的情况吗?

无回应。

Dr.Zhang:好吧。特工Clinton,请问你现在对自己的情况了解多少?

Dr.Zhang突然慢慢抬起一只手,放在面前,手背着脸慢慢上下挥动。然后Dr.Zhang开始以一种特殊声音发声7

Dr.Zhang:(以特殊声音)请。带你们的人来,我们不希望…等待和回答。我们…需要帮助。是吗?

Dr.Zhang陷入呆滞,然后立刻恢复。从实验现场的监控设备播音器中传出微弱的脚步声,还可以听见微弱的燃烧声,持续30秒。人事记录中所有的人名变为斜体。

SCP-CN-001:我…我能看见。谢谢。很好。

Dr.Zhang:(恢复正常)你们需要什么帮助?还有为什么?

长时间无回应。

SCP-CN-001:好吧,得知道这对我们来说不容易。还有——我们的交谈能力很快就跟不上你们了。

SCP-CN-001停顿,中途Dr.Zhang回头望向墙壁。

SCP-CN-001:…你们知道[已编辑]吗?

Dr.Zhang:我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

SCP-CN-001:那些意识。想法。潜意识空间,条件反射。我们往往能看到…那些东西。我们能看到。我们知道它们是怎么样的,也能看到那些隐藏的东西和…(播音器中再次出现脚步声,伴随着噪点声)即使是那些明了的…面目全非。

Dr.Zhang:我不很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你们似乎能,看到意识?

SCP-CN-001:是的。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可以进入那些意识——但好像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做到了。

Dr.Zhang:让我想想,你们在[已编辑]?

一段时间内无回应,此时场地内的监控摄像中在场人员的面部被马赛克替代,但监控设备未出现故障。

不久后,播音器中传出越来越大的静电声,随后Site-CN-184原人员特工绍特8的声音出现,显得十分疲惫和含混不清。

SCP-CN-001:不,不是重点。不。我们…我们的信息正在消逝。我们的标记没法继续维持我们了,太少…太少人真正知道我们。你们得帮我…就像…我们知道这一点,但就像…(声音沉默下去)

停顿,SCP-CN-001重新与Dr.Zhang开始交流。

SCP-CN-001: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这…非常糟糕。有那么值得的东西,我们能知道多少,但…我们只是看着。我——(停顿)我不知道我消逝后会怎么样。但我的确害怕。真的,我不想知道会发生什么。

Dr.Zhang:我们很抱歉。我们能明白。

SCP-CN-001:我…我们知道你们要什么。需要操控信息?预防传播?机密或者…我们还不十分清楚。但我想会弄明白的。我们看了太多,这些是…

长时间无回应。

SCP-CN-001:我们愿意。

Dr.Zhang:我们希望能帮助你们,但我们绝不能就此同意。

SCP-CN-001:你…你们可以。真的。我们会做的。只要…别让我们以这种样子逝去。

Dr.Zhang:我们会考虑的。

<记录结束>


附录-CN-001.3
001-Whalehook协议



在基金会发现SCP-CN-001性质后,理念圈研究部与抽象异常部于2015年1月20日向监督者议会提交了以下提案。


理念圈研究部与抽象异常部提案

001-Whalehook协议

当前已可确认Site-CN-184的全体人员在事故-CN-001-PRIME中被概念化并融入理念圈。这些人员必须通过被智能个体感知来维持自己目前的概念态,而演化出的SCP-CN-001-α为寻求进一步沟通和被其他个体感知提供了多重条件。但由于基金会工作的机密性和目前知晓情况人员的数量处于严格控制之中,他们被外界感知的可能性少之又少。

一般处理部门没有相应的技术和资源在受控情况下维持Site-CN-184人员的状态,因此如不采取正确行动,他们很有可能会因此灭亡。因此理念圈研究部与抽象异常部向监督者议会提出一项计划:允许两大部门动用目前资源来维系这些人员的存在,并对他们进行管制。目前我们的形上学研究和心智改造技术已得到显著改进,完全可以将部门内的作业团队作为感知源,并为研究提供实验室条件。

除此以外,本提案还计划进行SCP-CN-001逆向化工程。我们的目标是与他们达成共识,SCP-CN-001使用自身能力为基金会进行信息掩盖、记忆控制、抵消异常精神影响等处理活动,并探查异常对象。目前假定Site-CN-184人员已散播至理念圈各处,且存在信息网络型的沟通方式,那么他们就能够获得不可想象的信息获取和反馈能力,这对目标执行是绝对有利的。

如果此计划可行,那么它将大大增强基金会的信息战略能力,并且有效于维护帷幕。

- H.Angelia
理念圈研究部首席研究负责人

- L.G.Den
抽象异常部逆向化工程系主管


2015年3月1日,监督者议会对该提案进行了表决,最终以8票赞成,5票反对通过了提案。001-Whalehook协议列入监督者议会的监视下,参与对SCP-CN-001个体和SCP-CN-001-α状态的分析的人员由监督者议会、理念圈研究部和抽象异常部共同分配并管理。


附录-CN-001.4
事故记录


001-Waywell协议试用生效以来,SCP-CN-001已有效处理关于精神层面的异常事故。依据现状而言,001-Waywell协议的持续性运作有助于杜绝精神异常的发生。以下为事故详情。
时间 事故 处理结果 处理意见
2015/05/21 一自然收容的模因异常收容突破 已解决 事故发生后,部分SCP-CN-001个体未经批准尝试通过其能力安抚受害者情绪,鉴于积极效应暂不处理。
2015/07/14 基金会部分信息在互联网上泄露 已解决 SCP-CN-001被要求对知情人员进行记忆删除,遭到伦理道德委员会否决,转为常规手段。
2015/08/05 居民区发生集体性无意识化异常 已解决 SCP-CN-001表示无法查明异常源。
2015/08/30 居民区发生集体性无意识化异常 已解决 SCP-CN-001已查明本事故及上次同类型事故皆为SCP-CN-001-84,前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程洪章所为,对其的审问工作已提上日程。
2015/10/02 集群性失忆 已解决 无。
2015/12/21 集群性噩梦 已解决 SCP-CN-001已查明本事故为SCP-CN-001-21,前基金会特工Azalea所为,对其的审问工作已提上日程。
2015/12/29 集群性前额脑叶钝化 已解决 SCP-CN-001已查明本事故为SCP-CN-001个体所为,未确认身份。
2016/01/07 居民区发生轻度集体性概念失认症 已解决 SCP-CN-001已查明本事故为异常信息实体个体所为。
2016/01/22 集群性失忆 已解决 无。
2016/02/03 居民区发生重度集体性概念失认症,造成[已编辑] 已解决 SCP-CN-001-1,前Site-CN-184主管██表示事故源为SCP-CN-001-147,随后SCP-CN-001-3,前Site-CN-184副主管██表示信息有误,事故源为异常信息实体。
2016/02/03 民众通过未知途径得知基金会部分信息,造成民众恐慌 已解决 经调查涉及民众皆存在记忆篡改痕迹,SCP-CN-001否认泄露了基金会信息,表示仅未经审批对民众进行了记忆删除。目前事故已处理完毕。
2016/03/11 集群性罹患妄想症 已解决 无。
2016/03/14 特定城市居民抑郁自杀的死亡率突破高危线 已解决 无。
2016/03/15 集群性癔症 已解决 无。
2016/03/25 集群性罹患精神分裂症 已解决 无。
2016/03/26 居民区发生集体性无意识化异常 已解决 无。


附录-CN-001.5
收容失效记录


于2016年10月,在特殊行动-ALPHA-012S的收尾工作中,SCP-CN-001被派遣对工作区域中的人口密集区进行信息掩盖和记忆控制。随后SCP-CN-001顺利完成工作。

在理念圈研究部对工作区域的事后检查中发现,区域中的形上学扰乱程度没有如预期下降,而是保持在原值。不久后有反常大量的模因出现在区域在理念圈中的位置,同时SCP-CN-001个体有逗留在该位置的倾向。

MTF-Sigma-56“反能效图章”发起对工作区域的调查,发现区域中居民虽保持日常活动,但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无意识状态中,且无意识状态被无法逆转地改变,Orgel/Harfe抽象过滤模块检测到有大量SCP-CN-001-α表现在居民潜意识中出现。同时在区域中发现了大量疑似受到SCP-CN-001影响的信息媒介体。

以下交流在调查后展开。

日期:2016年10月5日

交流负责人:Dr.Seong

交流对象:SCP-CN-001

备注:此交流记录为Dymasketch型感官代替系统提供,不包括其他细节。


<记录开始>

Dr.Seong:SCP-CN-001?你们做了什么?

无回应。

Dr.Seong:你们都做了什么?

SCP-CN-001-4:抱歉……我们打扰到了他们。

Dr.Seong:这不在协议范围内。

SCP-CN-001-4:我知道,但是我快不行了。

Dr.Seong:想解释什么?我们在听着。

SCP-CN-001-4:你们更想知道他们怎么办到的?我先说这个吧……拜托,请赶快,他们很快会发现。

Dr.Seong:洗耳恭听。

SCP-CN-001-49这就是我们的东西了。我们可以操控他们的心智,所以也能把我们的标记植入其中。这些标记虽然不像和你们的共生体的那么活跃,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足够了。

Dr.Seong:共生体?你在讲什么?

SCP-CN-001-4:(通过未知感知路径输入)你实际上想的是如何要我们把这些心智恢复正常吧?

Dr.Seong:随便怎么说,就是这个问题。

SCP-CN-001-300:不…不,不。他们不会轻易收回去的。这里面有些人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而现在他们认为所做的一切都有价可循,这很好。我不这么认为,但再继续呆下去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这份信仰。

Dr.Seong:这怎么说?

SCP-CN-001-410我们知道…有些东西更值得研究,不是吗?

停顿。

SCP-CN-001-4:但我不想,博士,我真的不想,可……我阻止——他们来了。博士。我很抱歉。

Dr.Seong:什么东西?你究竟在。

SCP-CN-001-5:(咳嗽的声信号)博士,似乎他好像和你聊了很多——

Dr.Seong:不,我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许你可以解释。

SCP-CN-001-32:(轻笑的声信号)您真会开玩笑。

Dr.Seong:我确实不懂。

无回应。

SCP-CN-001-142:……好吧,这个笑话不好笑,所以,事实上我们这里没什么可聊的了——

SCP-CN-001-8:这都什么鬼?我知道你们又在因为这个吵起来了。

SCP-CN-001-4:(伴随着大量错误输入)不!不,不。不!别信他们,这是个谎言,人们是我们要保护而不是——

SCP-CN-001-64:你得清楚,我们有相当大的活动自由,他们给了我们自由,所以这得由他们——

SCP-CN-001-8:好了,你们已经够烦的了。之前就是这样——

SCP-CN-001-72:我说你能不能安静点?你谁都不喜欢就自己待着!

SCP-CN-001-4:我说了我不要!这太过分了,别相信他们。再这么下去,老天我们会——(连接突然中断)

Dr.Seong:这都什么东西?!

SCP-CN-001-64:(大笑的声信号)抱歉,有些东西我们那亲爱的同行不明白。

SCP-CN-001-4:(连接恢复)——现在所有人不过是他们的提线木偶。对不起…博士,我们太晚了…我很抱歉,我们是魔鬼。我们是魔鬼,我——(连接再次中断)

类似于电脑风扇的白噪声传来,持续2分钟。

Dr.Seong:…老天。

SCP-CN-001-5:(吹口哨的声信号)博士,祝您今晚好梦。

<记录结束>


附录-CN-001.6
监督者议会调查交流记录


日期:[已编辑]

交流负责人:O5-10

交流对象:SCP-CN-001

备注:此交流记录为Dymasketch型感官代替系统提供,不包括其他细节。


<记录开始>

SCP-CN-001-10:这是什么?另外一个人?

O5-10:是的,我在这里来把话讲明白。

SCP-CN-001-10:你们先晚点上来,先让我看看——老天,这是…(大笑的声信号)老天这是他妈的监督者,就是他。

O5-10:你们这群该死的叛徒。

SCP-CN-001-10:哦。等等,等等。听着——

O5-10:如果你们没进理念圈我会把你们就地处决。这是一项铁板钉钉的协议,然后你们背叛了它,还把普通民众用于测试你们那该死的能力。你们就是群该死的叛徒。

SCP-CN-001-127:这不是我们能够想到的,该死。

O5-10:胡说八道,什么事故记录,精神异常,还不是你们在自导自演?!如果你们遵守协议,我们根本用不着像现在那样忙的半死不活!

SCP-CN-001-127:(轻笑的声信号)我该怎么称呼您?[已编辑]?好吧,O5-10,你也在赞成通过协议的人之中。

O5-10:这不是重点。还有,我以为你们能乖乖遵守协议,但是你们,你们全都让我们大失所望。别消费我的耐心。

SCP-CN-001-10:哦,如果你能把你那该死的认知防御卸下,我会让你明白这个态度可不是在和我们谈——

SCP-CN-001-127:好了Jaeger你个蠢驴,给我他妈的闭嘴,我来解决……看上去你对我们的工作很感兴趣。

O5-10:哦,是的,你们的工作做的非常棒然后烧坏了一大堆人的脑袋。

SCP-CN-001-127: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通过了协议?

无回应。

SCP-CN-001-10:你在寻求真理吗,监督者?

无回应。

O5-10:我为什么要回答?

SCP-CN-001-127:回答他。

概念抑制剂剂量增加。过滤模块被触发。

O5-10:好,如果你们真想知道——我没想过这种问题。对这种东西我只能说是“直觉”。

概念抑制剂剂量增加。过滤模块尝试重连。

SCP-CN-001-10:什么直觉?

O5-10:我们是先驱,我们砸进去无数金钱和生命改变了这个该死的世界,我们能让人类前进一个世纪,而现在我们得处理后事,我们得把那些外人从里到外研究的明明白白然后调开他们,让他们离的远远的,所以我们能继续在他妈的黑暗中过活。

SCP-CN-001-10: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

O5-10:这难道不对吗?我们希望你们能够改变这一点。重要的是——但你们从程序上破坏了协议!你们让人们互相残杀,用你们的标记扰乱心智然后取代他们!你们这群杂种得明白我们完全有理由把你们列为敌人,即使你们现在依旧在为我们工作!

SCP-CN-001-127:已经够好的了。

O5-10:你们破坏了协议,这是事实。我们的使命包括保护人类,而你们直接把人类当做实验品,然后贪得无厌地用他们测试你们的能力。难道你们还觉得这够好?这就是你们的理由?我们早就不应该就此行动。

SCP-CN-001-127:看看我们所能做的,我更能理解了。我理解我们能做什么,只因为我们。你们想的?这是在破坏乐趣。你真就觉得我们在破坏协议?

O5-10:你们一直在绕开话题。如果这事得不到合理解决我就要强行关停协议然后——

SCP-CN-001-127:你不想知道我们找到了什么吗?

O5-10:直说吧我亲爱的弟兄,别玩弄你们那套该死的话术,你们没有能力,更无权戏弄基金会——

SCP-CN-001-127:的最高权力。别装傻,在这里,我们比你们自己更清楚你们的态度。

O5-10:那又如何,你们只管说出你们该吐出来的东西。

SCP-CN-001-10:那恭敬不如从命?很简单,人类脑子里面的东西,你们一直在研究,但苦于得不到结果。对对吧?

O5-10:我们一直在研究,但重点是为什么要谈到这些东西?

SCP-CN-001-127:你们一直会想到这些东西吧,对吗?人类在意识里隐藏的东西。你觉得你的心灵会庇护你吗?或者你们?你们生活在梦里。监督者。

O5-10:……呵。

SCP-CN-001-10:你在笑什么?

SCP-CN-001-127:这个把戏不好玩,你没必要装下去。

O5-10:不不不,不是的,是你们误会了,我是说——朋友,谁会对那些东西感兴趣?

SCP-CN-001-127:What?

O5-10:我算是理解为什么我们一直不在一个频道了,兄弟,我不是你们,监督者不是半夜三更拿望远镜偷窥邻居的变态。只有你们是。

SCP-CN-001-10:哦,操。相马贵文,咱们搞砸了。

SCP-CN-001-127:得了吧,这用不着说出来。

O5-10:我们有自己的良知,叛徒。我们是人类。

SCP-CN-001-127:不,真是这样的话你不会留我们到现在。至少有什么东西已经提起你的兴趣了。

O5-10:你说什么?

概念抑制剂剂量增加。

SCP-CN-001-127:我可以打赌,你不会想办法处理掉我们。好吧,你对人类的思想是不感兴趣,但绝对还有别的什么你自己都不清楚的因素在阻止你。

O5-10:你就如此确定?

SCP-CN-001-127:我百分百确定,因为我看得见。

SCP-CN-001-10:用不着我们多说了。

O5-10:很好,你说对了。既然如此,现在自个呆着去家家酒,CN-001们。这次调查取消了。

<记录结束>


附录-CN-001.7
监督者议会内部交流


O5-3
我记得我们也很久没有像这样坐在一起聊天了,就……你懂的,上一次两个人能找个地方一起喝个闷酒什么的…

O5-10
已经是四十多年前了吧。

O5-3
我真没想到你会——算了,我承认,我想到了。是关于001吧。

O5-10
你的想法是什么?

O5-3
能有什么想法呢,10号。走到这个地步了,我们都清楚会发生什么。我们犹豫的一直不是现在的局面,而是是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而已,对于这,上帝,我们都心里有数。

O5-10
议会里面已经乱成一团了。就像以往一样,整的跟南北战争时期的牛仔撞上一样,逢人就得那个枪管子抵着别人。

O5-3
我知道你是来游说的。

O5-10
不,朋友,还真不是…我心里清楚我想做的是什么,但……我不知道该不该去做。

O5-3
你说。

O5-10
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哦,我是说,O5是什么人。

O5-3
当权者,理想主义者。不然我们不会聚在一起。

O5-10
我们会变吗?

O5-3
…上帝,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了。

O5-10
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但我却一直在告诉我自己,这么做是对的,我们不会变,一切由我们来指挥会更好。

O5-3
…10号,我还记得老鲍勃,前任的管理员。哦,我仍然还记得他干过的那些蠢事——只能说他真的是有点蠢,被那些个议会给绕的团团转。政府和咱们的合作关系都开始断了,同行们可都看着我们笑话呢。然后就有个愣头青就冒出来说:“嗨,老哥,这个管理者太差劲了,我们得把他踢下马。”然后就开始风风火火地搞起来了。必须得承认,起步那会的困难真的太多了,被通报警告了好几次,有时候整月工资没了,伙食都成了问题,就只能去干那些拉皮条的活。你还记得吗,10号?我们当初把东西卖给MC&D?

O5-10
3号。

O5-3
困难期后,那个愣头青就偷偷地私下宣传,又是在和他的同志们一起学习,工作时间外基本上每天都能准时看到日出日落,此时他们一般在三楼图书馆的那个角落里——一扇特别大的窗户,光线会从东面照入,这个时候一般是不开灯的;而黄昏时则从西面的那个百叶窗的缝隙中透出,一格一格照在脸上,还会被人笑话呢……年轻人真的很富有热情,他们一旦定下了某个目标就开始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啦。然后他们如愿以偿把老鲍勃赶走了,最后一起在基金会的最上头那站着,照在脸上的光也开始映射出皱纹的沟壑了。他们从来就没有输过。

O5-10
…我明白了,谢谢。

O5-3
要一根烟吗——所以我们要干正事吗,嗯?

O5-10
我过去几年里一直经手着001-Whalehook协议,也想过那群可以在理念圈里疯跑的家伙们会有这个时候。但因为我的权力我能接触理念圈研究部那里所有的文档,甚至是部门主管也看不到的。

O5-3
这又是什么?

O5-10
基本上没啥特别的,直到2015年5月21日那次越界。但是我清楚他们总能干些什么,他们虽然有自己的私活,但他们总能圆回去,而之后就像啥都没发生。我们每次出手之前他们就赶在我们前面处理好了。

O5-3
就是说,那他们的那些破事没的说,但根本用不着我们处理,他们也的确包下了所有的活。

O5-10
是的,我需要重新想想。

O5-3
你想用他们,对吗?

(停顿)

O5-3
10号,但再这么下去,迟早会被伦理道德委员会毙掉。

O5-10
对的,所以我们得好好想想了。

O5-3
那就开始干活吧。



附录-CN-001.8
会面记录



2017年1月,监督者议会就001-Whalehook协议进行表决,最后以6票赞成,5票反对和2票弃权的微弱优势通过了维持001-Whalehook协议的提案,但随后遭到伦理道德委员会否决,导致提案未能通过,001-Whalehook协议陷入僵局。以下为O5-3与理念圈研究部主管S.D.Quinn的会面的音频记录,发生于提案被否决的两天后。

日期:[已编辑]

交流负责人:O5-3

交流对象:S.D.Quinn


<记录开始>

Quinn:您好,Tamlin Kon,我知道我们现在——

O5-3:抱歉,我不是Kon。

Quinn:什么?之前我听说事件处理部的人要来找我。

O5-3:现在不是这样了。如果你想知道协议的事,我建议你先坐下来然后专心听着。

Quinn:001-Whalehook?

O5-3:是的。

走动声,接着是挪椅子的吱呀响声。

O5-3:你不认得我。是吗?

Quinn:是的,我不认识。

O5-3:那么我就直说吧,我是O5-3,监督者议会里面的人。不用担心,我不是被派过来的,我是自己过来的。

Quinn:…老天。

Quinn长叹一声。

Quinn:我就知道。

O5-3: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Quinn:这…

O5-3:实际上,我们已经决定继续运行协议了,有多数票赞成。但十分不幸的是伦理道德委员会否决了我们,所以协议还得一拖再拖。你看,伦理道德,他们把我们办事的都想象成了刽子手。但是我们想继续协议。

Quinn:你们真想?

O5-3:是的,千真万确。告诉我你为基金会工作了几年。

Quinn:十五年。

O5-3:就是这样,你们都不知道基金会之前是怎么运作的。

Quinn:那是?

O5-3:那时候理想主义者正当道,Scranton博士Xyank博士都在,还有Site-17的那群精英,基金会全速运行,我们只有效率和精度,如果有别的什么就是更强的效率和精度。但现在你看看基金会成了什么样?官僚和程序,数不胜数的表格和审理。肯干活的被视为疯子。我们把一批又一批的人培养成只会填报告表的货色,让顶尖的技术被封存,然后那群被官僚主义养惯了的新人又会上台,让基金会在原地踏步。流水线一样,不是吗?

Quinn:我…我多少能理解。但是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O5-3:为了改变这一切。我需要你们,001-Whalehook协议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我们不能看着那群胆小鬼把它付之一炬。对了,你最近有看技术后勤部发给你们部门的报告吗?

Quinn:我还没看到。

O5-3:这也没关系,你得清楚,现在唯一的障碍就是伦理道德委员会。而我们会找到办法绕开它的。我给你…你们部门准备了些好货,还有一笔可观的资金,抽象异常部也是如此。你们不用关心在基金会内的舆论问题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Quinn:我的天…谢谢您们。

O5-3:不必感谢。现在是基金会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你们这样的革新者。

Quinn: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O5-3:很好。

<记录结束>


在会面后,O5-3立刻安排技术后勤部向理念圈研究部和抽象异常部提供用于维持001-Whalehook协议的技术材料。具体清单如下:

材料清单

后勤技术部


提供对象:理念圈研究部,抽象异常部,监督者议会

优先级: Alpha/最优先项目

要求:提供形上学、精神、信息和抽象领域的超常技术材料,用于控制和维持SCP-CN-001,一系列融入人类理念圈的人类个体,具有以下能力:

  • 精神控制。
  • 认知影响。
  • 信息传播控制。
  • 精神连接交流。
  • 遥感。

材料:

  • 3套广播型思维协调系统组装材料。
  • 4套思型谐振信号塔组装材料。
  • 200件外科植入型脑电波转频器。
  • 50台形上学稳定锚。
  • 25台本体存在强化指针。
  • 70个概念形态增强舱。
  • 10台Marble/Opal形上学显像绘图仪。

追加材料:

  • W级记忆增强药物和记忆增强型模因媒介的稳定供应。
  • 一套Perl /Smaragd信息因子作用引擎11组装材料,由多元宇宙研究部的技术部门提供。
    • 附加一个智能型概念响应量中枢。

备注:材料检验和对特定设备的组装将在监督者议会指定的特殊站点Site-N进行。

清单状态:已通过


附录-CN-001.9
内部通讯



附录-CN-001.10
二次裁决


监督者议会二次裁决


scp_trans.png

日期:2017/8/██

鉴于以下事实:

  • 根据其本身性质和所在位置,SCP-CN-001几乎不可能被公众发现。
  • SCP-CN-001的目的和能力使其异常效应不会使公众产生怀疑,因此也基本不存在破坏信息保密协议和影响帷幕的可能。
  • 此前SCP-CN-001在001-Whalehook协议中取得优秀表现,所以认为协议是有利的。
  • SCP-CN-001目前对理念圈的影响不可控,但会有意控制理念圈来抵消影响,所以基本不必由基金会处理。

监督者议会决定重新进行对001-Whalehook协议的裁决。


提案追加:为加强基金会对SCP-CN-001的控制,Site-N的Whalehook理念圈阵列将以最大功率运行。Whalehook理念圈阵列包含思性改造系统、概念锚定设备、理念圈监测系统和Perl /Smaragd信息因子作用引擎,可进行全局形上学向量控制。阵列的形上学结构中应时刻有至少5台概念态形上学稳定锚处于工作状态,4队理念圈研究部和抽象异常部指定的工程与技术团队须每日对引擎进行性能评估。

SCP-CN-001的行动报告须转送至监督者议会、理念圈研究部、抽象异常部和事件处理部进行分析与审查,以上部门负责评估行动所造成的对帷幕的总体性影响,并由监督者议会决定基金会的进一步措施。

基金会将指派应用特遣队长期监视SCP-CN-001影响区域的民众,如民众在SCP-CN-001行动后受影响时间超过上述部门预期,则将被视为一次可能的收容突破和帷幕失效,所有应用特遣队都将进入最高警戒状态并尽快处理。目前指派的应用特遣队有:

  • ATF-Hartlepool-☏ “Fondation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 ATF-Potsdam-Θ “双环物流”
  • ATF-Ussurijsk-ღ “我等之真理”
  • ATF-Wiltshire-♧ “荒野雄狮”

裁决结果

赞成 反对 弃权
O5-10 O5-4
O5-3 O5-2
O5-7 O5-5
O5-13 O5-6
O5-8 O5-9
O5-12
O5-1
结果:通过

伦理道德委员会裁决

赞成

« 提案通过 »

















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清白坦荡过。现在伦理道德委员会已经为我们让出了一步——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实际上事情也就这样,但是在变好了。

目前来说,SCP-CN-001一切如常,Site-N稳定运行着,这一切让我如释重负。是时候把这些东西放下了,基金会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O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