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烂
rating: +1+x

街角的路灯下枯叶在随着风旋转,吹在干瘪生锈的铁皮垃圾车上,绿色的外壳似乎在努力和背景的绿色融合在一起。我坐在石砖街面上的木椅上,面前的是一份小吃。在清冷的秋风中散发着热气。我看着远处的钟楼,笨拙的指针在旋转到6点时发出低沉的18声呢喃。天空飞过几只乌鸦,划出狭长的叫声。我嘴里嚼着东西,而手里抓着与手掌同样冰冷的叉子,让牙齿在碰撞的分离后重逢,混合着嚼烂的食物,被舌头搅拌着。

我的对面坐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他的嘴里也在嚼着什么,面前的盘子里放着些东西。我不是没有试图看清是什么,但那堆东西的上面似乎蒙着一层白色,或者是灰色的雾。男人在大口大口地吃着东西,嘴里不停发出咀嚼的声响。

我喝了一口面前的橘子水,冰冷的玻璃瓶接触在我的嘴唇后带来一丝的冷意。然后我继续吃着眼前的东西。远处街边的环卫工人在霓虹灯光下晃动着身躯,像一团橘色的火焰,在风中孤寂的燃烧飞舞着,等待着扑火的飞蛾。


木质双人椅的另一侧上放着一份折起来的报纸,我拿起来展开看。报纸特有的灰色的纸张上印着粗陋的画面,还有一阵油墨的香味:一群模糊的人影围着火光,形成一个圆圈,手臂向上举着,周围是一片黑暗。然后标题印着几个大字:警方发现大型食人邪教仪式,共抓获18名涉事人员。在标题下方被人用马克笔圈出了三个字:“旋木雀。”同时上面粗暴地画着一个箭头,指向上方图片的那个模糊的火堆。

我将那份报纸攒成一个纸团,丢在纸篓里。拿起那瓶橘子水,我看着渐暗下来的天色,嘴里吃着嚼烂的菜肴,和微甜的

我手里攒着那份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