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
rating: +2+x

黄色的尘土被车轮碾起,窗外是叶片泛黄的树林。午后的烈日散发着晕眩的光,照在尚文的头发上,留下一条流苏一样的光路。车内的空气带着令人眩晕的气味,让人作呕。

“师傅,还没到吗?”尚文用手扶着前排座位,看着眼前的土黄色的泥路,无力地说。在经过飞机、火车的一系列摧残后,她已经变得疲惫不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早呢,妹子。你这是城里人吧?”司机嘴里嚼着槟榔,手扶着方向盘说着。

“是的,我是回来看我妈的。”尚文缓慢地说着。

司机好像突然很激动,说:“现在你这样的孩子变少了啊。现在的孩子啊,不是拿了钱就走,就是外面过一辈子也没看到回来过。偶尔看到几个回村的,放了东西就走了,看的我替那老太太急啊。可是急也没什么办法,现在人还是想干嘛就干嘛,从来就不想想自己家父母,整天在城里,带着小孩回家,孩子也不叫人,看着就是陌生人一样。”

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说:“妹子,你这次是回来干什么的?”

“我是回来看我妈的,我马上就要,要调到外地工作了。也许没时间回来了,回来给我妈道个别。”

“那也行,多给父母打电话,总是好的。”

司机继续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别的什么,而尚文却倒在座位上,看着头顶的车顶,昏昏沉沉着的只想着早点到,便不去管司机在嚷着些什么了。只是眼角早就泛上了泪。


“你这次外出,很可能要在那里呆上很久。说实在话,我对你能不能回来都不肯定。”主管坐在桌后,看着尚文说,手边向她递过一卷资料。“你要做好思想准备,站点已经准备派你去了。你是这方面的人才,缺不了你的。”

她没有回应。只觉得脑子里一阵翁鸣,像被摇晃后脑液翻滚一样,什么也感觉不到。

主管想了想,继续说:“你这次先回趟家吧,想起我们也有好几年没给你放过假了。这次回去,和你母亲见见面,多聊聊天,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再见了。”说完,摆摆手,让她出去了。

她手里捏着折皱的档案,看着关闭的自动金属门,茫然地流着泪回到寝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