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较低成本制造拥有复杂人工智能的基因工程机器人作为劳动力的申请

利用较低成本制造拥有复杂人工智能的基因工程机器人作为劳动力的申请

问题
在当今工业时代,有许多人们认为不愉快的、重复的且枯燥无味的任务——这些任务多多少少危害着人们的健康。例如监护、看管职责;采矿劳作或武装战斗。尽管使用机器人被誉为在这种情况下代替人类的最佳解决方案,但目前机器人技术的发展水平使得它们只适用于极其具有重复性的工作:如工厂的流水线制造任务。

目前,机器人领域迫切需要攻克的技术难关只有一个,那就是智能。现代机器人缺乏有效的外接设备和先进且复杂的程序,以至于无法感知和应对环境变化,无法与人类进行互动,也无法将详细的反馈信息(不仅仅是简单的传感器数据)整合、学习到自身的程序中。因此,它们被受限于重复的、专业的工业劳作任务当中,如焊接、喷漆和压铸等。1

对现代世界而言,拥有真正智能的机器人将会掀起一场巨大的革命。它能够解决复杂的疑难问题,能够主动地与人类互动,进行人类的工作;能够对环境的变化作出有效反应;能够从环境和对其行动的反应中学习,从而优化其程序规划,大大提高其运行效能。智能机器人将在所有需要劳动力的领域中得到应用,从军事到农业再到医疗。它将大幅降低劳动力成本,同时提高所有行业的生产率和利润。尽管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已经在人工智能领域、高级自然智能计划和Kapek项目的机器学习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而且是处于提前几年在世界各地进行其他机器人的研究,但据估计,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最基础的、真正的人工智能至少不会在1993年之前完成研发。


对策
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将培育这些机器人,而不是制造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我们建议创造一种基因工程上的,类似于人类的人工生物体,以便于去完成各种具有重复性或危险的、需要技术水平的、思考出决策的劳动——这些决策是纯粹机器无法考虑出来的,那么需要人类的互动和陪伴。这些任务可能包括企业和住宅的清洁任务,照顾帮助老年人和残疾人,或是在武装冲突中与敌方作战。这些生物体的饲养和使用将比正常人类更加便宜,没有人类工作时的那种不合作倾向,工作时也不会怨声载道。然而,这是把这些生物当作奴隶来使用。奴隶:一个古老的术语,代表着一个古老的事物。

这些生物将不会被贴上生物的标签,而是作为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纯天然机器人(ANAs2):有机、全天然、高可靠性、低维护需求的机器人;其内置高级机器学习算法,使他们能够基于真实世界的反馈来增强他们的功能;内置高度优化的自然语言用户界面,允许主人为他们选择任何语言;先进的,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可以具有完整的面部和环境识别功能;具有自我修复功能,且对黑客渗透等行为完全免疫;以及所用材料为生物可降解性材料等环保性质。

ANAs的核心技术来源于莉莉丝计划3的工作,特别是利用逆转录病毒快速改变受精卵的基因组,从而以最低的成本和最高的效率去改变生物个体的基因组成。

利用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复制凝胶和来自轮回计划的干细胞,可以很容易地制造出ANA们的基本人类受精卵。加上莉莉丝项目的微生物装配线技术,每小时可以培养和改变25万个人类受精卵。

Emmerich、Serizawa和Calvin4开发了识别、分离和排序特定个体特征编码的生物体基因的技术,并进一步开创了通过改变非编码“废弃”DNA来编码这些基因的技术。将这些技术与抗逆转录病毒测序方法相结合,将能够快速有效地识别出有用的性状,这些性状除了增强自我修复或运动速度等辅助性状外,还能增强ANA们的解决问题和认知的能力。

一直以来,经验材料佐证,人类意识解决问题的能力的发展只依赖于正常妊娠期间的大脑发育5。一个简单的推论是,确保ANA们的大脑不受逆转录病毒工程超出标准的遗传病影响,足以保证它们解决问题的能力与普通人类相似。

编程ANA最简单、最经济的解决方案是使用德尔福项目中的增强现实脑机接口(ARBMI)技术。6ARBMI可以在体外大规模植入,每个芯片只需几美分,而且只要产前发育完成,就可以通过一台主计算机同时控制数百个ARBMI。ARBMI本身也可以编程生成VR模拟,从而安全地为ANA们编程。这种训练方法包括触发多巴胺的释放途径使ANA们服从某些命令,刺激痛觉受器得以无视痛觉,教导ANA应对负面刺激(如枪声或刺伤)。以这样一种方式,他们可以中和刺激的来源,更出色地完成任务。


商业计划
纯天然机器人的主要特长,据我们考虑,可以应用在重复劳动或者进行高危劳动、人类互动和解决困惑的问题等方面,这些有机生物体将主要用于医疗、军事应用、企业研发和成为廉价的通用劳动力等方面。

疗养院、医院,甚至是富裕家庭都将购买ANA,从照顾儿童到清洗便盆和桌子,再到陪伴患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老年人,对这些老年人进行个人护理。由于它们的基因已经强化过,使它们不受大多数病原体的影响,它们非常适合在有菌环境中使用。具有低速CPU的ANA们甚至可以被当作机器人宠物,它们很容易照料,还可以被教授各种技巧。

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到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军事组织都将发现,ANA将会是一支训练有素、绝对忠诚、适应性强、机动灵活的敢死队。ANA们将被证明在各种军事行动中都非常有用——从一般战斗、侦察到清除诡雷区、执行爆炸物处置条例和打击超自然实体。

尽管ANA的大部分遗传基因和生理解剖结构来自人类,但不应被视为人类,因此它们将是化妆品测试、药物测试和武器测试等研发应用的完美候选者。Sandoz AG和SCP基金会等制药和收容组织将发现ANA是合规的、易于维护的、耐寒的、可用于日常操作的遗传多样性测试对象。

操作ANA有极高便利性,且维护他们的成本很低。对枯燥、危险或困难的工作拥有无与伦比的解决能力,使得他们适合在任何环境中充当劳动力,从挖掘铁路隧道、地下采矿珍贵矿物质到在核电站充当消防员。

虽然使用纯天然的机器人,也有可能导致通过许多工人的就业问题,这构成了第二个有利可图的选择:可以说服世界各国政府通过担保合同或直接注资的方式,激励普罗米修斯实验室限制ANA的生产规模。


所需资金
纯天然的机器人可以在任何能够使用复制凝胶的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生产,将制造一台ANA的平均成本降低到60美元(假设每台ANA生产20公斤复制凝胶)。莉莉丝项目的生物冲洗设备可以重复使用。这将使用标准Prometheus Labs Fast-Build™设施建设方法的每个设施的建设成本限制在10万美元,允许每12周建造一个设施。

用于分离有用性状的基因测序技术只须用于传统基因工程项目的标准设备,费用约为10万美元。

第一批ANA的生长大约需要36周的时间,这样大脑才能不间断地发育。还需要12周的时间才能进行ARBMI训练7。但是,如果最初的测试运行成功,则可以每天生产新的ANA,这样,从第一批ANA生产以来,只要48周,每天就可以生产新的ANA。


已知问题
由于这项工作的科学基础,已经在边缘研究机构和主流研究机构中得到了充分且普遍的应用,唯一的问题则是:人类使用者和有机体将如何进行相互配合。所有天然机器人因被广泛采用,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是:它们会被公众视为接近人类的机器人,而且在如何处理接近人类的有机体方面,没有明确的法律先例。这些机器人与人类有最接近的相似之处,这可能导致劳动有机体受到人权的保护,从而违背其存在的目的。

解决方案的第一部分是一项积极的营销和宣传活动,重点是将所有的自然机器人归类为有机的自然机器人,赋予人类和动物特征,使它们更熟悉、更友好地被使用。该宣传活动还可能努力改变机器人的法律和操作定义,以确保ANA属于这一类别。

解决方案的第二部分是明确定义非人的特性,以确保所有自然机器人不会被误认为是人类,并增强它们的功能。例如,将欧洲蜜蜂(Apis mellifera)的特征实现到一组以军事为重点的ANA中,将清楚地表明它们不是人类,同时还增强它们的并行计算和同时操作能力。黄黑皮肤的色素沉着进一步表明,它们不应该被认为是人类,而用毛皮代替毛发将会强调令人兴奋的和友好的动物品质。

第二个关键问题是ANA的学习算法可以决定不服从或直接伤害用户将增强其功能能力。ARBMI只有97.9%的成功率。因此,测试ARBMI训练的有效性和排除故障的ANA最简单的方法是:将编程好的ANA部署到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各种设施中,观察它们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人员的交互作用。这种初步测试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降低了上述设施内的人员成本,而且考虑到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大多数设施都是孤立的,因此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间谍、伪军逃跑的可能性。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大部分设施都有持续的监控,这将确保任何失灵的ANA在进入现实世界之前都能被迅速识别并销毁。

然而,训练有素的ANA也有可能在战场上遭受脑损伤和故障。防止故障的天然机器人逃到野外和潜在破坏当地的生态系统,所有ANA将基因在胎儿发育时进行编码,没有摄入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纯天然增强液体食物Supplements™时(食品补充剂可以改名为“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纯天然自动机燃料”且售价将会更高),将会无法生存,并且它们的寿命将会被限制在15年以内,这样它们就不能在人类环境之外生存。食品补充剂的使用和寿命上限的额外好处是使所有客户依赖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供给持续维护和更换ANA,进一步提高了经济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