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我站在桥头,向下俯视

弗里德里希·迈尔故作轻松地把双手放在办公桌上,交叉又展开,最终决定再翻一遍那叠复印纸,拿它起来时却差点碰洒了杯子。

“没事的,修。”他冲助手笑了笑,后者刚刚从椅子上猛地跳了起来。

“不好意思,迈尔博士,我太紧张了。”年轻人嘟囔着,脸通红地坐了回去,手里同样紧紧捏着一叠复印纸。

“穆修……你家里只有你一个孩子吗?”话刚出口,迈尔就感觉不对,自己本来想扯扯家常,让年轻人转移注意力,却似乎起了反作用,助手的脸涨得像一只番茄,半天没有支吾出一个字。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总结性实验而已,对吧?你看,没什么大不了的。”迈尔作出亲切的语气,让自己像一个老师或者此类的人,“虽然会有很多博士过来,还有别的什么站点的博士,他们就只是来看看我们的工作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别被他们的官衔吓到了,好吧?”

“您说得对。”穆修小声回答,“主管也会来,是吗?”

“他愿意来,就让他来吧。”迈尔在心中撇了撇嘴,手一挥,仿佛在赶走什么讨厌的蚊虫,“别乱了阵脚,孩子,我们这几个月大费周章,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


莫名听见了舷梯卸下的声音,听到了机舱门关闭上锁的声音,女特工离开了。

雨下得很大,或许比他出门时更大,雨滴猛烈地敲击着那扇小得可怜的窗户,混乱的灰色在流淌,他想扭过头不去看,又不知视线该放在哪里。

他努力不去想范瑞希,但她在做什么呢?她在回家的路上,看着雨刷晃动,看着红绿灯读秒,看着花花绿绿的伞和花花绿绿的小学生,有人闻着昏暗楼道里的油烟味,有人提着一袋香蕉走上楼梯,钥匙在晃动,伴着脚步声发出清脆的声音,那种即使坐在门里也能听到的声音。

莫名把脸深深地埋在手心里。

一架没有任何标识的飞机,从苍云机场的一角,悄然开始滑行,数分钟后便钻进了厚重的云层,气流猛烈地摇撼着这架小型飞机,如同一只手在赌桌上摇晃着色盅。雷声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