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先知

先知在沙丘中行走。

先知端坐在铁椅上,一顶冠冕扣在他的额前,珠宝是转码端口,垂下电线编织的饰带。冠冕永远不会从先知光秃秃的头壳上滑落。那些荆棘般的铁刺,固着多年已然生锈。冠冕的名字是“第零代窥脑设备”。

先知的鼻孔到下巴之间,只有平滑的皮肤。这是神从先知手中索求后的痕迹,毕竟神已赐予先知太多。

先知站在一座沙丘的顶端,他看到,天空中飞行的书卷。

仆人们日夜向冠冕俯身,面对液晶显示屏上的波形。他们从那冠冕听取旨意。神曾拒绝告知他们的。绿色的神旨在屏幕上滚动。

先知见那长长的书卷盘旋在云端,像一艘巨舟。有烈火在灼烧,灼烧云层,灼烧每一寸大地。有旋转的剑坠落而下。城市崩碎,城外伫立着漫山遍野的盐柱。

“先知在说,我们终将摧毁敌人!”仆人们击掌相庆。

先知在沙丘中行走。他走进一座村庄。农妇抱着水罐走进厨房,神情温和。葡萄在园里热情地生长。牧羊人和种地人和睦相处。

“看,这肯定就是我们之后的生活。获得了胜利,真是金子般的时代。”仆人们十分满意。

先知走累了,他坐在村中的井边。一个姑娘牵着牲口来饮,驴子打着响鼻。他没有动。夕阳慢慢落下,拉起赤红的裙摆,向先知露出一个凄美的微笑。

在无人的献祭室,一滴泪水跨过电线和接头的重重迷宫,悄然落下。先知坐在自己回忆中的黄金时代里,坐在那口已湮灭数千年的老井边,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