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r

http://www.flickr.com/photos/66738108@N08/15381713892
http://www.flickr.com/photos/15265989@N05/46845532575
http://www.flickr.com/photos/29780762@N07/5020974157

a.jpg

1977年,苏联“C”设施。


项目编号:SCP-CN-113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135目前收容于Area-CN-07-δ的单独翼楼内。SCP-CN-1135的收容间需在标准人形收容间的基础上进行以下改造:

  • 收容间内的设施及房间建材中皆添加有盐或以某种方式在其表面覆盖盐。
  • 收容间、与收容间相连的房间及走廊分设置艮特阻隔器1
  • 主收容间与一间放置有艮特阻隔器和浸浴装置2的房间相连。在SCP-CN-1135失控时,经授权人员应对其注射一定剂量的抑制剂3后放入浸浴装置内。

任何与SCP-CN-1135有关的实验需经过主任研究员索方明博士授权,并有一名驻站心理医生在场保证SCP-CN-1135状态稳定。严禁强迫或威胁SCP-CN-1135进行实验、交流或行动。

更多收容细则请咨询索方明博士。

2b.jpg

刘笑英。摄于1986年,“C”设施

描述:SCP-CN-1135是一名叫刘笑英的汉族女性,生理年龄约在60-50岁左右,其容貌于加入集欲项目后停止生长,目前仍保持10岁左右儿童的外貌。

刘笑英作为第三批实验儿童参与集欲项目后获得异常能力,这些能力大多与超心理学和异常情报技术相关,尽管从“C”设施回收到的影像资料证明了这些异常能力的真实性,但研究组及伦理委员考虑到SCP-CN-1135不稳定的心理状况,禁止了验证实验。

目前SCP-CN-1135心理长期处于一种异常状态——解离态。在该异常心理状态下,SCP-CN-1135的精神不受物理限制游离于其知晓地点的各处,但同时知觉与视觉也长期分散并处于数个地点。在感官剥夺情况下,该异常心理状态会得到强化,同时也会引起SCP-CN-1135的恐慌。除此之外,SCP-CN-1135表示“盐能有效收束分散的精神”。

在“C”设施的发现表明,SCP-CN-1135同时具有无法控制的物质操控及现实扭曲能力,其影响多不受SCP-CN-1135的主观意识控制,而表现为内心潜意识或情绪的映射。

由于SCP-CN-1135心理长期处于解离态,其精神极其不稳定,偶发性出现晚期艾根曼-维托精神分裂症4的症状,但情况正在逐步得到稳定。在生理上,SCP-CN-1135对痛感迟钝,并长期依赖致幻性药物。

文件CN-1195.1 集欲项目

集欲项目是苏联于1975年与虹光身计划5同期开展的异常心理学研究项目。事实上,集欲项目基本为虹光身计划的苏联翻版6,从“C”设施中发现的情报显示,GRU-P在项目前期基本复制了虹光身计划的心理培养方法,但因缺少适合于该心理培养方法的志愿人员而一直止步不前。

2a.jpg

早期浸浴装置,GRU-P作为异常收容装置使用。

项目在1986年虹光身计划取得突破性进展后被移交至GRU-P的中国分部负责。新项目组在中国[已编辑]的一处秘密设施内继续进行研究,该设施在第四部内部系统中仅有代号进行表示,地点信息为最高机密,项目组人员内部报告中称该设施为“Солевой резервуар7”或“C设施”。

1986年7月,项目组主管莫曾令博士开始使用6-12岁儿童作为实验人员,并研发了一套心理训练法,包括:浸入装满盐水的浸浴装置内进行冥想练习;注射大剂量致幻药物后长时间观看刺激性画面,直至引起对象昏厥以及各类实验中药物的注射等,在此过程中造成了至少5名儿童死亡或终身残疾。

1987年,项目组研究员刘明德的养女刘笑英进入集欲项目。项目组在6月获得了一份影像认知危害的副本,并将其加入至对刘笑英的心理训练中。同时,一名代号为“опухоль8”的特别顾问进入项目组。刘笑英与另外两名实验儿童被认为具有“特别潜质”,接受特别顾问的单独训练,该过程没有任何影像或文字资料,但最终结果导致除刘笑英外另两名儿童死亡。8月,刘笑英完成所有心理训练,初步展现出与虹光身计划中视察态类似的异常心理状态,这被认为是一巨大进展。项目组主要工作开始围绕刘笑英进行。

1989年,集欲项目进入绝密工作状态,仅由特别顾问向GRU-P的一名高层人员进行工作报告。同年,项目组运用“早期灵能技术”进行了一次“分离塑形”以增幅异常能力。

1991年12月初,与“C”设施进行联络的高层人员在叛逃至[已编辑]过程中遭到GRU-P暗杀,集欲项目及“C”设施因为随后的混乱局势中从官方记录于报告上缺失。

文件CN-1195.2 发现

在苏联解体后,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恢复正常工作并清算及接受GRU-P中国分部相关的人员与异常,一名代号野子(POI-CN-01789)的GRU-P本部联络干部提供了大量相关的异常细则信息,其中提及的集欲项目引起了注意。

通过交叉资料的对比,与对GRU-P本部接受人员的对比后发现,“C”设施位置大致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经过历时一星期的常规搜索与异常技术的运用下发现了疑似建筑物██-█,自外部并没有发现GRU-P人员,且显得十分老旧,可能被废弃多时。

以下为Area-CN-07探索小队WK-11“行社”对目标建筑物的探索报告:

探索记录摘要1992/1/██
探索人员:探索小队WK-11 | 目标:建筑物██-█ | 主管人员:李恒博士


[记录开始]

行社-1:各队员准备,检查设备,验证身份。Check,队长Lola Thompson。

行社-2:Check,特工刘昂。

行社-3:Check,特工Dim Momak。

行社-4:Check,特工孟去病。

指挥部:记录仪传输上线(停顿)目镜系统上线。谨慎些特工,你们可能会遭遇数量不少守卫,或者更糟里面有一台正在运作的灵能武器、乱七八糟的超心理学玩意,总之保持十二分警惕。

行社-1:收到,指挥部。我们已到达设施正门。

设施地上部分约有4层,占地面积巨大。建筑显得锈迹斑斑,一楼设施类似接待处。

指挥部:你们的热成像显示该区域没有人员活动。

行社-1:散开,保持探索队形,探索地上部分。

删去无关信息10分钟。

行社-3:一楼这里都是空房间,就像是,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行社-1:——一片空白,没有任何信息表明这里是什么地方,或者这地方有什么。

通讯系统内传来大量锐利的杂音。

行社-1:指挥部?

指挥部:有人通过未知手段加入了通讯系统,信号来自地下。

行社-1:我们不得不(呼啸声)

未知人员:(低沉)滚出我的脑子,你不可能再(无法辨识)不要妄——(呼啸声)婊子——

行社-1的麦克风系统和录像系统下线。设施一楼地面开始碎裂,从缝隙处喷泄出黑色的人类肢体。

cc.jpg

自目镜系统捕获到的图片。

行社-2:那是什么?!

行社-4:哦,耶稣基督啊——我们必须撤退了——我——(爆炸声)

一楼发生猛烈的爆炸并释放出炽热的白光,可以看见在烟尘中出现一些正在尖啸的扭曲黑影,所有队员的目镜系统下线,再次上线后搭载的异常屏蔽系统不断传输加载一张未知含义的图片。

WK-11小队慌乱的沿向下的楼梯撤离了未知长度后到达底部,期间没有任何通道或平台。底部是一条明亮的白色走廊。通过其他队员的摄像可以得知行社-2背着行社-1,她处于类似昏迷状态无法自主行动,但眼睛大张,眼球不断在眼眶内疯狂转动。

行社-4:我们下了多少层?

行社-3:我不知道(停顿)我们应该继续探索吗指挥部,上头爆炸停止了,通道似乎也没有堵塞,但是队长有些异常情况。

指挥部:尽力而为,增援已经在路上了。

行社-3:你们听到了吗?队长状况怎么样?

行社-2:眼球在发疯,但是身体状况良好。

行社-3:走吧。

WK-11小队在通道内穿行了约20分钟后进入了一间封闭房间,房间墙壁上有一暗红色按钮。

行社-3:把队长放下来吧,2号。

行社-2:好,我应该摁那个按钮吗?

行社-3:听上去是唯一的选择——请便。

行社-2摁下按钮,传来机器运作的声音,房间开始缓缓向下移动。

行社-4:我的天啊……

kk.jpg

SCP-CN-1135。

房间墙壁被机械缓缓提拉开,露出玻璃。房间外部是一有着多处损毁巨型科研区域,并不断发生着爆炸与燃烧。在其中心区域漂浮着一损毁的圆形装置,其表面增生有数量众多的人类眼球。

行社-1:婊子。

cccc.jpg

回传图片。

行社-1缓缓从地面上爬起,眼珠仍在眼眶内乱转。

行社-3:队长?

队员通讯系统内传出巨大的轰鸣声,摄像系统拍摄到圆形装置上不断闪烁着足以致盲的白光同时流出黑色的未知液体。这些黑色液体形成一个茧状物,一个漂浮着的人体在其间若隐若现。

未知声音、行社-1:婊子,你这个婊子。

圆形装置发生猛烈的爆炸,围绕着人体的黑色液体扭曲成人形散落至地面,里面的人形显露出,经后期辨认为SCP-CN-1135。周围的碎片自地面上震起涌向SCP-CN-1135但被阻隔在其周围,SCP-CN-1135发出凄厉的尖叫,双眼紧闭但表情痛苦。

行社-1的身体出现数道裂缝,并发出与SCP-CN-1135一致的尖叫,随后数量众多的人类眼球自她的身体各部位破体而出。WK-11其余队员惊慌失措,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随后所有通讯传输都被切断。从摄像机拍摄到行社-4开始尖叫,口中有白光闪现,随后是行社-2,行社-3。摄像机视角随后被提拉至向上直至达到了人类不可弯曲的程度9,可以看见SCP-CN-1135呈蜷缩状漂浮在小队上方。

行社-1:(巨大的碎裂声)

SCP-CN-1135上方的天花板开始扭曲、拉伸至超出常规拓扑结构后变得透明,可以看见天花板外有一巨大的人类眼球。小队的摄像系统瞬间经历掉线与重连,拍摄到了约五分钟周围区域的崩解,同时空气中有一些正在消失的黑色晶粒,随后拍摄系统掉线。一张未知拍摄视角的图片回传至指挥部。

[记录结束]


文件CN-1195.3 POI-CN-01789访谈

以下访谈进行于WK-11小队对“C”设施进行探索两日后:

访谈记录摘要1992/1/██
访谈者:宋泰阳 | 对象:POI-CN-01789(野子)


[记录开始]

宋泰阳:请说出你的职位及GRU-P内部个人识别码。

野子:GRU-P中国小组[已编辑]部门联络主任,GRU-P内部识别码“зона10”。

宋泰阳:请再次简述集欲项目的目的。

野子:集欲项目是一超心理学研究项目,脱胎于苏联早期的感官遮蔽和致幻剂研究项目,目的是通过超心理学技术与灵能技术打造类似——

宋泰阳:——你说过这只是官方层面的说法,对吗?

野子:这是最精准的信息——剩下其余杂乱的信息只会增加你们工作的复杂程——

宋泰阳:——我们已经找到你所说的绝密研究设施所在地,情况与你提供的信息有所出入——这并非“受控制”,对吗?

宋泰阳向对象出示了大约5分钟的WK-11小队探索记录截取片段。

野子:哦……这,天啊……

宋泰阳:足够令你震惊——其实真实情况更加的离奇:当我们的回收队到达时,没有见到如期的一大片废墟,任何异常的东西。只有一座空无一人的安全废弃设施,我们甚至没有找到WK-11的尸体。唯一的活物是在地下的这个女孩——待在圆形装置的破碎玻璃容器里,处于昏迷状态。所以你最好他妈把你剩下遮遮掩掩的信息告诉我们。

对象显得惴惴不安。

野子:我和集欲项目的研究主管,我曾经跟你提过,在第四部内部识别码为“чернь11”——曾经是同事……我为了逃离直接接触异常的工作窃取了她的一项研究成果得到了升迁到中国小组管理干部的机会。我后来才知道,这项技术作为集欲项目成为异常情报装置有着重要的作用,而我却使她不得不放弃了这条路——因为她的实验被上层终止了。所以她决定将集欲项目改造成一项集合各种异常技术的研究——她是个科学狂人,我以为那是她的疯言疯语。但是,集欲项目可能在她的操控之下变得完全不一样,极具破坏性,而且极为复杂。如果真如她所言,这是一项异常技术的集合,那这项研究的产物绝对是集欲项目前无人涉足的领域。

宋泰阳:你知道什么具体的相关内容吗?

野子:我,呃……她曾经只告诉我一些语焉不详的话,她说要乌拉尔血肉塑型者改造实验人员……还有乱七八糟的说让什么物质与意识相连,让集欲项目成为集合体。我不知道……那些只是疯话,有时甚至自相矛盾——但集欲项目一定不是一个单纯的超心理学研究项目。

宋泰阳:希望你没有对我们还有所隐瞒。

[记录结束]


文件CN-1195.4 自“C”设施回收的文件

Ева Мошилова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研究备忘录
日期:1986/2


老实说,尽管莫曾令和上头将项目划分成了5个部分:序列、透析、散瞳、架构、零模,并且现在看上去执行的还不错,找到了精神分析合适的人。不得不承认莫曾令的思想是最具代表性的,他幻想掌控每一步,神机妙算。真正的情况下只是他不会对未知而非自然的东西保持敬畏之心,将所有他不了解的事情按照他自高自大的简单脑子单一化(他会发明一个符合钉子形状的打孔器,而不会发明锤子),他也集合——他只觉得那是堆叠,当如此复杂的步骤在一起,靠着常规的方法,有可能成功吗?他看上去随心所欲,不关注变化,只想自己怎么做,好像外部完全不会改变。

如果我再不想办法找个方法搪塞那个蠢人,我们的研究会毁于一旦,甚至出现灾难的后果。

实验#0019简报[需第四部A1级权限]
日期:1986/2 | 负责人:“Падение ногой12” 、 “чернь”


编号:#0019
受试人员:Ангио Коллинз соперник,25岁的年轻男性。超自然结社“洁母体”前首席术士,拥有丰富的通灵经验。

实验过程:一期精神分析显示其为“中等,惰性”。经过一周的清醒梦训练及感官遮蔽实验后进行冥想入定测验,精神分析显示其为“中等,稳定”。随后,使用常规LSD心理塑形尝试转入透析阶段时发生逆向精神扩散扭曲导致脑死亡。

调查结果显示对象可能认为自己有能力完全控制扩散与投射能力试图检视自我心理,却缺乏在超视态下的思维校正训练,导致了自身思维与心理完全陷入超视态状态中无法脱出,最后精神压力以灵能形式异常投射至肉体引发死亡。

透析阶段简报#009
日期:1986/3 | 报告人: “чернь”


上月,出现了一场灾难性的事故,Росс Toll在面对我们所进行实验的未知领域时英勇无畏,当他取得初步控制时却没有保持应有的敬畏与谨慎,踏入了不可挽回的境地,最终导致自我的毁灭,不过他的牺牲不是没有意义的。

在本周,我们取得了惊人的成果。我们的研究显示,以往所有的类似使研究者进入类似超视态的超心理学项目皆是遵循:肉体-精神-心理的模式进行,该过程缓慢而且对人员的资质有极高的要求,所以我们决定尝试以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模式:肉体-心理-灵能——是的,可能你们中有些人甚至完全未听闻过灵能这种全新的力量,但是这可能会完全改变我们的研究。

同志们,未来以崭新的光辉面貌在我们眼前出现,我们也必将奋力争取。

Ева Мошилова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研究备忘录
日期:1986/6


当我在电话会议上提出我们转向一个完全不同的研究方向,并且需要用儿童时,莫曾令显得惊慌失措,显然他对自己的项目在做什么研究一无所知。后来他恶狠狠地发誓要让我出尽洋相,但是很显然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大的能量,他也不知道我将如何动动手指碾碎他。

话说回到研究项目,很显然我现在可以完全放弃搪塞他,反正他也不关心这个,他只想着自己的政治生涯。我只要按照自己的步骤去做就好,几个月后我们就将使用儿童进行研究——他们心理可控、灵能更为洁净与稳定相应地也更容易从孤儿院一类的地方获得,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的架构顺序或许更加麻烦。

我日后再去想这个问题,目前一切尽在掌控。

音频记录
日期:1987/2


[记录开始]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我要打开录音机记录一些她的信息……抱歉……你刚刚说什么,刘明德?

刘明德:我说我可能搞砸了,她……咳,不太对(停顿)你知道,我去的那家收容所要我填的收养程序又臭又长,而且只允许领养一个,我着急忙慌,咳,可能失误了。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好吧,让我来吧……你叫什么,小姑娘?

静默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我吓着她了?Падение ногой,你在干嘛?

莫曾令博士:我在安抚她,婊子……哦,她吓着你了吗?嗯?(停顿)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给你糖果,想要吗?

静默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到底他妈——

幼年女声:啊,他妈,他妈,他妈妈妈妈婊子爱!汤锅!

静默

莫曾令博士:婊子!她是个傻子!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棒呆了!

幼年女声:嘻嘻嘻,糖果爱爱婊子棒!

[记录结束]

刘笑英6月心理训练简报
负责人: “чернь”


A轮

刘笑英宛若一张白纸,她对包含有认知危害的刺激性画面毫无反应。刘笑英没有出现预期中的精神裂形,这也意味着下一步的LSD塑形无法进行。我们试图使用灵能技术人为的进行精神裂形,但结果显示她的肉体无法承担这样巨大的灵能。我们向总部要求派遣了一名乌拉尔血肉塑型者协助我们进行工作。

B轮

清醒梦训练与深度麻醉控制训练进行的相当顺利,她完全可以在潜意识活动中控制自己肢体轻微的活动,尽管只是颤抖一下或是怎样,但这意味着在抽离状态下,她在超视态和异常心理状态中保有对自己的认知和控制能力。

C轮

冥想入定测验和感知遮蔽实验很失败,即便是在浸浴装置的帮助下她也完全陷入了恐慌中,这直接体现在她的身体上,她的眼珠子乱转,四肢瘫软,脸一直在抽搐。当我们引入致幻剂和电击后情况更加夸张,她直接晕厥了过去。另外几组的儿童里除了几个在浸浴设施里加入致幻剂之后出现过载反应昏迷不醒的外,还有两个小孩表现良好,我们计划将他们与刘笑英一并接受下次的改造工作。

Ева Мошилова Алексеева博士研究备忘录
日期:1987/7


我的老天,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我直到现在才从那次噩梦般的场景中解脱。我不知道那个该死的血肉术士做了什么……我的老天!

我要完整的将这件事记录下来——最一开始他和三个儿童走进去,我们被留在门外,我们听到血肉的切割声,恶心的咕噜声……这些我们早有预料,我们已经想好了她们可能变成怪物,这都在我们的预期中——但接着,事情开始脱离掌控,显示柯庭他说感受到有东西在纠缠着自己,然后是剩下几十名跟随着我们随时应对紧急状况的灵能专家,他们都感觉头疼,然后……我的天,接下来的场景简直是地狱!他们的眼球充血,暴突在外面,接着躯体四分五裂,我可以看到莫曾令紧盯着我,他那样子就在说“这场事故应该由你背锅”。

我们剩下的人冲进房间,刘笑英蜷缩在地上,刘笑英以外的那两个小孩漂浮在空中身体上长着密密麻麻的眼珠子我看到它们在盯着我,然后我知道了,它们盯着的不是我们,是门外的那一地尸体……我的老天它们盯的也不是尸体,是某种本源的东西……

那个血肉术士从不知道哪个角落窜出来,他似乎用我们不懂的语言向我们解释什么,但是接着刘笑英开始尖叫,那两个小孩聚集的刘笑英身边他们的身体(应该说眼珠子)逐渐散开,变得透明,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是怎么结束的……这对于我来说完全是未知的,或许是安保人员冲了进来或许怎样,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等我有了意识……我早就头昏脑涨地坐在我的办公桌前。

我的老天。

测试记录
负责人:“чернь”


b.jpg

编号#003。

备注:尽看似在性情、智商等方面刘笑英发生了极大变化,但她在精神分析上依然优越,实验进展飞快。

在第#003实验中她已经能进行初步的识别与扫描,尽管其扫描产生的结果显示非常的混乱,但这显然是一次重大突破。这表明其异常心理状态已经能够长期维系,我们可能需要借助新型致幻剂辅助其进入超视状态。

对于刘笑英心理韧性的评估仍在进行中,我们对此持乐观态度,目前她的入态显得非常简单,只需要借助头戴设备与部分心理层面的引导暗示。


d.jpg

编号#006

备注:经过浸浴装置与大剂量LSD的辅助,我们成功使刘笑英入态至更深层次,扫描结果回传显示其准确定位视界外的目标。我们目前还不能得知当前刘笑英超视态的具体情况,

刘笑英在脱出后显得很痛苦,并且要求在下次入态时使用更大剂量的致幻剂并要求进入深度麻醉。当心理医师进行例行咨询时,刘笑英拒绝回答日常的问询并数次表示看到了“本源”与“黑暗”但拒绝就此进行解释。

下次测试将延期进行。


c.jpg

编号#013

备注:测试#013的结果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扫描回传的结果显示其完全是扭曲的,但不可否认其入态后的一段时间的确遵循了先前提出的肉体-精神-灵能模式,其精神扩散至自我检视层面,并成功将灵能引入超视态中。

但其后发生的事情完全脱离我的掌控,她完全没有对目标展现出远距离操控或影响能力,但的确出现了灵能的波动。她的异常心理状态可能进入了更深的未知层次,这也就意味着她很可能脱离我们的控制,这不被允许。

我们与特别顾问进行研究,将使用红线计划中采用的拼合与分离技术,我们将这一过程称为“分离塑形”。在该过程后,刘笑英将变得更加好进行控制,我们只要把她安稳的放进浸浴装置随取随用,完全掌控——或者她可能重新变回一个傻子。



e.jpg

代码#G-S1“чернь”已接受:- “Падение ногой” 莫曾令 -


文件CN-1195.4 内部备忘

SCP-CN-1135项目组
主题:有关WK-11探索行动及项目回收后情况报告 | 作者:宋泰阳


现在项目组内收集到了许多信息和文件等待整理,我们只讲已成体系的资料及推论——即便是这些小部分依然是复杂的。

首先从我们的初次接触讲起。我们最一开始都清楚WK-11将要面对的不是一次普通的回收任务,指挥部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变数的准备。但是,最后的情况依旧出乎所有人预料,我们看过他们探索行动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