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从芝加哥到西海岸的尽头

在我心中,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而是像奇妙的黄色罗马烟花筒那样不停地喷发火球、火花,在星空下像蜘蛛那样拖着八条腿,中心点蓝光砰的一声爆裂,人们都发出“啊”的惊叹声。

——杰克·凯鲁亚克


这不是一篇条目。这是一个洞,有谁在旅途中穿过此处,寻找足够让它们爱到终结的故事。
它们的脚步还能被感觉到,印入纸页之中。

我会找到你的每一处足迹,Kindness。

SCP-414 - 自私不再
  • [6:15] SCP-414-1齐声回应:“你病得不轻。也许在你的人群中你是良善,但我知道有更良善的人。我原以为,你,既然为大众之善工作,将会站到我这一边。但这也无妨。我会照看你。当我完成你会感觉更好。”
SCP-747 - 玩偶鬼童
  • 笔记以蓝色蜡笔书写,字体为整齐的草书。内容则是关于一位母亲在来世寻找自己儿子的故事。值得注意的是持有该笔记的个体的母亲在其出生时就已死亡。对于该笔记来源的调查仍在进行。
SCP-797 - 好奇的捣蛋鬼
  • Unknown
SCP-979 - 陶瓷兔
  • SCP-979在智利,██████被发现。SCP-979在████████博物馆的一次展览中被列为特殊展品并挂名于一位叫The Kind Man的艺术家。在新闻报道了幻觉和一次大规模通感后,基金会收容了此项物品。
SCP-1252 - 半成的理念
  • 20██年10月10日:收取未来将交付它的信件。该信件在大约48小时后抵达SCP-1252的门前。信件没有寄件人地址,且其包含了关于Suzie状况的详细内容,以蓝色墨水书写。未知SCP-1252如何知晓信件或是信件的出现。(由于其可能的异常活动而拒绝)
SCP-1353 - 安慰蜈蚣
  • 为什么这些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只要醒来,想到某个我在前一天于街上所看到的,有着慈爱眼神的男子;他是如何在离开前,触碰我的胳膊说他很抱歉。
SCP-1551 - 重复小屋
  • SCP-1551-23:它很旧,估计已经有一个世纪或更久了。我没研究过这个。对了,是你们吧?你们这些家伙是不是在周围藏了一些吃的或别的什么给我?特别是那个人在周围窥探、有着亲切的笑容。太感谢了。
SCP-1771 - 季节屋
  • SCP-1771内居住的个体对任何人类个体都较为友善,经常邀请他们入屋并做出各种活动,包括但不限于:为“访客”做一顿饭,招待各种饮料(茶,柠檬水,热巧克力,等等),一起看电影,闲聊,业余兴趣爱好课程(绘画,雕刻,等等)并在恶劣天气情况下保护访客。
  • (?)在季节转换时对SCP-1771实体的居民进行例行检查时,特工██报告发现了一封给予不存在居民的信。在对当前居民进行询问后,居民表示该信的收信人“没有时间了”并变得避开个体。
SCP-2331 - 稻草人DJ
  • 受访者: 一位未被辨识的平民;通话追踪到了一个电话亭。
SCP-2353 - 抓狂的人体模特
  • <10:24> 未知男性声音:“该死Stacy冷静点,他们会自己发现的。我要告诉你多少遍,这不值得我们……Stacy?Stacy拜托-”
SCP-2442 - 苦忆疗法
  • Unknown
SCP-2552 - 绝望的幻想
  • (?)当前,SCP-2552会将Lin博士以外的所有人类都认作SCP-2552-A。Lin博士发现了获取SCP-2552熟悉的方法并在当前被使用。SCP-2552对Lin博士十分顺从;确信SCP-2552在依赖着Lin博士作为其情感依靠并满足社交需要。
SCP-2662 - 克苏鲁滚粗!
  • Unkn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