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步逃离地狱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异常为3/CN-1xxx级异常,访问需要3级及以上权限
禁止未授权人员访问
SCP-CN-1xxx


Item #: SCP-CN-1xxx
Object Class: Keter
Site Responsible: Area-CN-07-β
Director: Eyus·███████
Research Head: 齐澜
Assigned Task Force: N/A
Level 3/CN-1xxx
保密

wilderness.jpg

SCP-CN-1xxx-B事件现场,残留的ARad场已通过VERITAS系统渲染着色。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XXX应被就地收容。SCP-CN-1XXX-A所处住宅与邻近设施将被征用作为临时站点。Tislehr型奇术踪丝需时刻紧系在项目脊柱处,方便在SCP-CN-1xxx收容失效后尽快锁定下一处SCP-CN-1XXX-A的所在方位,并再度完成收容工作。

工作人员每月需模仿SCP-CN-1XXX-A体表的纹路图案,在SCP-CN-1XXX周围扑洒足量的人类与爬行纲生物骨灰。前者的需求由基金会已消耗人员焚化厂定期供给满足,在紧急状态下时可考虑联系当地火葬场解决这一问题。

当SCP-CN-1xxx收容失效并导致SCP-CN-1xxx-B事件时,工作人员需立即编造合理借口紧急疏散SCP-CN-1XXX所在地周围的所有居民,并处决站点内的所有D级人员,连同事先准备好的尸体陈放在项目行进的道路上。战术小组则应尽可能对项目造成破坏,通过火力压制来为上述工作争取时间。当SCP-CN-1xxx-B事件结束,并衍生出SCP-CN-1xxx-C后,应立即在场地周围建立隔离带,在这期间,任何人不得接近项目SCP-CN-1XXX一百米以内。

针对SCP-CN-1XXX的收容工作已交由MTF-甲戌-77“厄尼尔之声”全权负责,准许武装特工在工作过程中视情况而定使用部分小型奇术,包括用于便捷式记忆消除的帷幕响指,与抑制项目异常能力的欧申纳斯式反奇术符文阵列等。研究专家则被委派调研SCP-CN-1XXX的历史由来与异常结构,旨在获得一种可长久稳定且经济的收容措施。

描述:SCP-CN-1XXX是一具男性骷髅,高约1.95m,重达8.2kg。对象身体多处表现出与人类骨骼相异的结构,例如颊齿形态单一,下颌由多块小型骨头构成,颅后仅有一个枕髁,下腹部长有数根肋骨等。项目具有异常的韧性与强度,现已尝试过的任何破坏手段都只造成磨损程度的毁坏,且均能在十分钟之内迅速恢复。通过检测SCP-CN-1XXX异常表现时的EVE辐射水平,确信对象生前曾为,或仍为一名非典型蓝型个体。

SCP-CN-1XXX会不定期随机出现在以其为中心,方圆100km²内的任一体积足以容纳个体体积的立方体结构(编号为SCP-CN-1XXX-A)内部,包括但不限于壁橱、衣柜、冰箱、棺椁等。SCP-CN-1XXX-A体表会出现数十枚大小不一、含义未知的奇术纹章,原先存放于结构体内部的所有物体将被强制移出,且结构体内部空间将异常增扩。SCP-CN-1XXX被多条由铝合金、不锈钢以及少量铍青铜打造成的锁链所捆绑,锁链的两端尽头嵌入SCP-CN-1XXX-A的内壁。

SCP-CN-1XXX将在新月夜逐渐展现出活性与多项异常性质。尽管明显缺乏支撑物、动力源,以及可供关节灵活调控的韧带与软组织,对象仍能以符合人体力学的标准运动。最先,对象会开始挣扎,试图摆脱锁链束缚,并操控周围物质异常升温直至燃烧。在烧毁锁链与SCP-CN-1XXX-A后,SCP-CN-1XXX将摘下腹部一根肋骨,通过现实扭曲转化成一支稍经打磨钻孔的粗制骨笛。随后,对象将开始吹奏骨笛,同时朝向外界缓慢移动(该现象编号为SCP-CN-1xxx-B)。

笛音被描述为嘈杂无章且毫无乐理可循的。任何暴露在笛音下的人类个体体温均会迅速升高,并出现头痛、恶心、癫痫、肌无力等不良症状。随后,个体的骨骼将强行与皮肤肌肉撕裂,有自主性地从个体体内脱离,转变为SCP-CN-1xxx亚种,并跟随项目前进。已知经过转录的笛音不具有该程度的异常危害。

当跟随SCP-CN-1xxx移动的项目亚种达到三十名以上时,对象将停止吹奏,并滞留在某一偏远而人迹罕至的荒野(编号为SCP-CN-1xxx-C)。所有个体将一同起舞、互相打斗、演奏使用骨骼转变成的简易乐器、释放异常效应等。事件共计持续约三小时,结束后,SCP-CN-1xxx及其亚种将失去活性,项目受异常制约而被传送回SCP-CN-1xxx-A内。

附录CN-1982.1:SCP-CN-1xxx-B事件记录

以下记录使用神经成像器(Neuron Imaging Engine,NIE)检测D-1719REM睡眠期间的感官信息,并通过MRI2技术与奇术将数据转化为视频。

[记录开始]

d.jpg

HERE.

00:00-04:11 | 一个男人蜷缩在地板上抽泣,可以清晰地听到背景中的雨声和不断地开关铁门声。几分钟后,传来脚步声和咒骂声。男人从地板上抬起头,他的面部被一片黑影遮盖。他看向手中的一块玻璃碎片,其中映照出一个男性靠在窗边的清晰影像。画面被亮橙色覆盖。基金会的标志浮现在中心位置,缓慢变形、扭曲、拉扯成一个儿童画风格1的未知性别人形实体,他的面部被涂上了几个黑道。

04:11-04:17 [无画面,未知人员的讲话声] | “如果我没有死去,我将活到56岁,然后死去。她会在我的坟墓上种上玫瑰,根部深入我腐朽的心脏,绽放出肮脏的暗红色。如同混杂了黑色红颜料涂抹出的一样……或者我将被吊死在灯塔上,灯光扫过我死去的尸体,血液顺着灯塔的石头外壳留下。我显得如此巨大,海浪会没过我的脚踝。未知的旁白与悬崖上掉落的石块将会把我埋葬(叹息声)这就是我理想的死法,如果我如期在56岁死去。否则我将在雾中窒息,然后沉入冰冷黑暗的湖底。男人站在岸边看我的胃中能灌入多少冰冷的淡水——或者我在泥泞中溺亡——不,遗忘!可悲!——一切终将过去,一切使人叹息,叹息,叹息……”

04:17-04:51 | 一个男人行走在疑似SCP-CN-1982的沙漠之中,道路的尽头是一座沙丘。他停了下来,随后沙丘崩塌,他疯狂的向着沙丘跑去。周围逐渐变得一片黑暗,只剩下他奔跑的身影。他跌倒在地,没有任何理由。

04:51-04:57 | 男人蜷缩在黑暗之中抽泣。一个女生走到他的身旁。男人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向她。

she.jpg

LONELY LOVELY.

04:57-05:23 | 一个年轻的女生坐在椅子上书写着,男人站在她的身旁不停地说话,但是女生没有理睬他。男人摁住女生的肩膀,她抬起头笑了,从位子下拿出一朵硕大,但是花瓣沾满泥土的红玫瑰挡住自己的脸。男人从视角下掏出一个相机挡住自己的脸,将要摁下快门。

05:23-05:47 | 女生转身离开,在黑暗中越走越远。男人踉跄的爬起来,跌跌撞撞跑过去,他的左手伸出,想要把手中的玫瑰交过去。女生转过头困惑地看着他。

05:47-05:50 [无画面,未知人员的讲话声] | “对不起,小姐,错误,不该是这样的(抽泣声,停顿)如果你还在,你能学会怎么用这个吗?”

05:50-06:03 | 男人靠在灯塔上,一块玻璃碎片从旁边的窗户上碎裂,扎在他的头顶,血顺着石头缝隙蜿蜒而下。他的眼中挤出几滴泪水,然后是喷涌而出。他跪在地上,哭泣。

06:03-06:15 | 视角内只有一个显示屏,上面正在循环放映着一段视频:一座位于小镇的绿房子,一个普通男人不断地在进出。视角拉近,变为普通男人的视角。

06:15-06:48 | 快速地重复了数千遍自04:51-04:57开始的所有记录。

06:48-06:51 | 视角内一片黑暗,随后浮现出数字“27”。

06:51-08:11 | 快速地重复自04:51-04:57开始到06:03-06:15的记录。

08:11-08:15 | 噪点。

08:15-08:19 | 发光的巨大球体升起,照亮了周围的一切。男人从黑暗中醒来,他变成一片又一片碎片组成的实体,他回忆不起任何事情,但他看见了球体,于是他开始向着那里前进。当他踏出第一步,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化。

c.jpg

IN THE RAIN.

08:19-08:31 | 车辆缓慢地行驶在路上,男人和他的父母一言不发看向窗外。乌云笼罩天空。男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哽咽支住了他的喉咙、舌头和口腔,他觉得自己下巴要脱臼了。他的父亲看了一眼妻子和他,挑了挑眉毛,嘴中蠕动出一句无来源、无去处,但是富有创造力的粗口。于是窗外开始下雨。男人再张了张嘴,依然没有说出话,他在暴躁的氛围中发出了幼小的哭声。然后被人从后座揪到了前排,车辆此时还在继续行驶。

desk.jpg

WAIT.

08:31-09:08 | 男人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阳光晒在他的背后,烘干了他的衣服,他坐在这里听着周围的声音。然后抬头看向从树间直射下来的阳光,懒懒散散,他打了个寒颤,没有离开,只是继续坐着。

09:08-09:15 | 男人伸手去感受阳光,但立刻又把手缩了回来。他看向远处,目光无焦点。视角自他的身上脱离,游走到外部。男人坐在一个小亭子里,他周围围绕着一大片草地,其中点缀许多在春天或者夏天开放的花,风吹过,它们会散发出花粉飞向世界各处。

m.jpg

REMEMBER ME.

09:15-09:17 | 视角转移到远处的山脉。

09:17-09:25 | 男人似乎在攀爬一座山,似乎是09:15-09:17中山脉的某一处。背景中出现蝉鸣声,随后越来越大,直到盖过了记录中剩余的攀爬声、喘气声和风声。男人张嘴说话,但是被巨大的蝉鸣掩盖。他抬头看向天空,似乎要下雨了。于是他开始向山下走去。

sun.jpg

DAY BY DAY.

09:17-09:25 | 男人依旧坐在小亭子之中,周围有无数的声音,但此刻在记忆之中是如此的静默。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阳光从屋檐下斜着扫入。一辆车从亭子外的道路快速驶过,然后消失。背景中有雨声,但很快停止。男人静静地等待着。

09:25-09:41 | 男人走上木椅,看向亭子外面,似乎一切如常。他走下木椅,接着景色开始变化,周围的一切在消失,变为白色的沙漠。他伸出手抓住了一卷胶卷。

09:41-10:17 | 男人站在发光的球体前,他的手刚刚离开球体,他还在沙漠之中。难以名状的的烟雾从球体底部升起,散去后露出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但它也迅速枯萎。男人跪在地上,干呕着。

sky.jpg

WAY.

10:17-10:53 | 视角内一片黑暗一段又一段文字闪过但都模糊且扭曲就如同胃部的不适你无法描述它它们带着一段又一段的记录浮现男人在雨中在沙中在蝉鸣中在山中在亭子中在灯塔中在黑暗中在玫瑰中在雾气中在隔壁中在白色中在车中在玻璃碎片中在含糊不清中然后男人在它们的旁边在边缘他站在记忆的边缘只有某些他无法说出的东西勾连着他们他只能想起勾连。

10:53-11:00 | 视角自天空转向沙漠,它如此美丽而寂静,就像我们的记忆。

[记录结束]

附录CN-1982.2:访谈记录

采访记录摘要 2011/6/21
采访者:Dr.Rear | 受访者:SCP-CN-1982-A-13(D-1719)


[记录开始]

Dr.Rear:晚上好,D-1719。

SCP-CN-1982-A-13:啥?这是我的名字吗?

Dr.Rear:不……这只是你的,呃,代号(停顿)无论如何,昨晚睡得好吗?

SCP-CN-1982-A-13:一点也不,我昨晚一直在做梦。

Dr.Rear:可以讲讲内容吗?

SCP-CN-1982-A-13:你知道的:我站在沙漠之中,周围是高耸的悬崖之类的,然后我看着紫雾弥漫,一切变得虚幻……就这样,循环往复。

Dr.Rear:你对沙漠有印象,你之前到过沙漠吗?

SCP-CN-1982-A-13:我记不清了。我只知道那是很闷热,有很多……有很多……(含糊不清的嘟囔)

Dr.Rear:很多什么?

SCP-CN-1982-A-13:大概是日光,很暖和,很吵闹,我也不知道。我需要回去。

Dr.Rear:我很抱歉,但是返回是不可能的。

SCP-CN-1982-A-13:我必须要回去。我站在记忆的边缘上,我将要遗忘它们了,只剩下一些东西。我需要回去,走入深处。

Dr.Rear:什么东西连接着你们?

SCP-CN-1982-A-13:无法言喻的感受,难以定型的意象。抽象的思维,熠熠生辉,将灰暗点亮。你曾有过这些感受吗?

Dr.Rear:我很抱歉,那些破碎的记忆使你感到痛苦吗?

SCP-CN-1982-A-13:我需要回到那片沙漠,我想要知道我失去的一切,我的时光,我想要知道景象,我不希望它们只是一些痕迹……求你……

对象开始哭泣。

Dr.Rear:我明白你的意思,就像下雨天的惆怅与彷徨,对吗?

SCP-CN-1982-A-13:你能了解我的感受?

Dr.Rear:失却而模糊的记忆、缠结。我或许懂——只是感受。

[记录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