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rating: +14+x

来自监督者议会的通知


文档调取须知


该文档记录了一系列相关联的异常实体和现象。

文档内包含一系列可通过仪式执行的现实/因果操控方法,仪式合成/执行系统FATAGONE-3至-10与URBY-4至-16已整理出MU-仪式程序的所有信息,该仪式对控制另一能够导致PSI级“物理失则”情景的异常项目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文档仅限具有密钥的高级人员参阅。

通知复传:MTF-Yotta-0


.
.
.
.
.
确认权限:
.
.
.
.
.
.
.
.
身份验证成功。欢迎,O5-13。
.
.
.
.
.
.
.
.
请输入密钥
.
.
.
.
.
.
.
[timekey=二十点黑杰克-O3-ЯуΠЕΙΦ]
.
.
.
.
.
.
.
[允许访问]
.
.
.
.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485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hiema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matrix.png

经Schneeflocke / Oleander格式扫描仪得出的SCP-CN-1485-B内系统架构成像,需注意不符合标准成像。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领导人 指派特遣队
Site-CN-100 P.Tama Wong Dr.陈金程 MTF-Yotta-0“八号球委员会”

system.png

MU-仪式配置系统部分结构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已建立Site-CN-100并研发MU-仪式配置系统用以收容SCP-CN-1485整体,鉴于SCP-CN-1485-A处于SCP-CN-1485-B的绝对控制中,而SCP-CN-1485-B、SCP-CN-1485-C和SCP-CN-1485-D处于互相收容状态下,一般收容措施已不可用。当前收容行动主要在于保持MU-仪式稳定循环执行并控制SCP-CN-1485-A和-B对涉及事件的动向影响。

MU-仪式程序由应用特遣队MTF-Yotta-0执行。请参考附录.CN-1485-β以获得仪式程序的完整信息。由于收容措施需要,Yotta-0必须在Site-CN-100内全天待命。

MU-处理程序:在执行MU-仪式程序期间,以下单位必须对事态发展采取措施:

任务单位 措施
所有DeepWell-深井档案库 仪式期间进入7级戒严状态,必须保持其结构完整性和运行完美。已在每个深井档案库中配备了记录异常变更屏蔽系统和火力系统,由专业特遣队和技术团队进行使用和维护。
MTF-Yotta-0 MTF队员需进行在物理法则异常的空间中执行任务的训练,在每次仪式前需服用W级记忆增强药物以应对现实事件动向改变。需每2个月对特遣队执行一次记忆筛查,如出现记忆受影响的情况则应清除异常记忆并植入记忆副本。已对所有队员实行神经改造以预防在后续措施中可能出现的生理症状。
SCP-CN-1485收容区域 于仪式中启动布置在SCP-CN-1485-B周围布置的12个事件边界发生器,以尽量减小项目对仪式涉及事件的动向控制和潜在的因果链促动。如仪式失败则必须疏散区域内人员并向站点管理部门发送紧急收容失效通知,随后启动配置于SCP-CN-1485-B下方的物理稳定引擎。
Site-CN-100 在仪式期间需每小时同MTF-Yotta-0进行一次通讯,如失联或受到收容区域紧急通知则应视为一次收容失效,随后将开启连续时间槽把站点时空与外界时空隔离,在预先准备的站点形上学模型中植入一套与基准现实相同的物理机制模型触发针对SCP-CN-1485-C的稳定机制,尝试重新建立联系并进行另一次仪式使SCP-CN-1485-C消散。如成功则应由Yotta-0再次进行仪式,失败则所有队员应被视为KIA,且立刻就地重新组建Yotta-0并投入行动。
RASIA 审查所有基金会官方数据库内文档,如出现疑似SCP-CN-1485产生的变动应由自动管理程序恢复至正常。仪式记录和受影响事件记录将以KARMA递归系统储存。当前已在68%的基金会网络设备终端中配备了自动神经扫描仪,如接触以上记录的人员出现记忆改变,则需立即锁定终端并派遣MTF-Nu-11“Deja Vu”前去处理,如出现扩散现象应删除原记录。
事件处理部 需追踪所有受SCP-CN-1485-A影响事件的动向,如事件足以造成多个因果链节点促动或与其他事件形成连锁式促动,则需复传至相关部门共同管理。
煤气灯协议 必须随时准备执行。
忽怠协议 必须随时准备执行,正在寻找更好的替代方法。

通过多元宇宙项目获得的技术型物品将被用于增强收容措施,此部分措施围绕强化和稳定SCP-CN-1485-B性质展开。如有需要,多元宇宙部的技术部门将提供支援。对SCP-CN-1485-B周围异常能量场的监测报告须提交至神秘学研究部和分析学部。目前提供的技术性支持包括:

  • 由U\R-辐射波形分析仪1阵列组成的能量监控网络,用于监测SCP-CN-1485周围的异常能量辐射值。
  • 于收容区域内配置的OASIS•SHLUOL调节池2,用于尽量减弱因SCP-CN-1485-B从在场人员身上吸取能量对收容造成的影响。
  • 位于SCP-CN-1485-B外部的能量稳定阵列,由16台本体论作用锚3组成,增加液氮冷却系统和响应向量处理器,用于控制和抵消额外的能量辐射。

如SCP-CN-1485收容失效未能被遏制,将准备执行PSI协议。


描述:SCP-CN-1485是四个异常实体/现象(SCP-CN-1485-A/-B/-C/-D)的统称:

ball.png

SCP-CN-1485-A

SCP-CN-1485-A是一颗黑色魔法八号球。SCP-CN-1485-A的外表没有异常,但外壳的物质成分中有23%是一种未知合金。对球体内部的研究发现内部空间远大于球体体积,其中的二十面体被替换成一无法在三维上确认形态的异常拓扑结构,但在通过球体上的三角形窗口对其内部的观测结果与正常魔法八号球相同。SCP-CN-1485-A目前被固定在SCP-CN-1485-B中央的六棱柱台座上,三角形窗口一面朝上,无法被移出。

当前可知如果向SCP-CN-1485-A提供对一个事件的指向/概率性预测并摇动球体,SCP-CN-1485-A将提供词库中的20个答案中的随机一个,所提供事件的发展会根据给出答案改变,且发展无法再被外界因素干扰。如事件本身因素无法使其如SCP-CN-1485-A给出答案发展,那么SCP-CN-1485-A将会改变因果律使事件因素达到足以支持此发展方向。SCP-CN-1485-A所能给出的所有答案请见附录.CN-1485-γ

computer.png

Yotta-0队员正在使用SCP-CN-1485-B。

SCP-CN-1485-B是一套运算引擎,型号与1976~1980年出产的███████型军用运算引擎相同。SCP-CN-1485有6台主机,每台都经过了高度改造,其中机体上的改造包括:

  • 外壳和微处理器上刻有大量神秘学符文的浮雕。
  • 每台主机顶部前端都装有一台红外线监控探头,有活动实体经过时会追踪移动,如经过多个实体则会随机跟踪其中一个。
  • 可以编译和执行异常计算机程序。
  • 位于120度角上的主机右侧上端装有一个四层金属架,每层都嵌有一个玻璃磁盘盒,每个磁碟盒中装有5个涂有迷幻风格色彩涂漆的磁盘5,分别用白色签字笔标有“1”到“20”。磁盘盒平时无法打开,但MU-仪式执行时间前40小时内可以被打开。
  • 位于60度,180度,240度角上的主机背面中央各有一处小型铁制活板门,门内为一个横向圆柱插槽,其中放有一个两端有盖的铜管。
  • 通过纳米材料数据线与其他多个设备连接。

在SCP-CN-1485-B中央有一个六棱柱台座,由铬制成,底部有3个接口,通过数据线与主机连接,除此外底部还一根通往内部的金属管。台座内部包含一系列精密机电设备,并非当前人类和基金会工程学所能制造。SCP-CN-1485-A中部被固定在台座上,下半部分在台座内,通过4根钨棒和内壁固定,机电设备顶部为一衬有吸热板的激光装置,向SCP-CN-1485-A底部射出一束带有某种高额能量的蓝色激光。6

SCP-CN-1485主机围绕台座以正六边形节点形式摆放,中心到各点的距离为6.65m。主机无法被单独移动,只有在台座和其他主机作为整体,各自的相对位置偏差不超过2%的情况下才可被移动。

SCP-CN-1485-B在60度角位置上的主机屏幕在待机时显示以下界面:

⚙️

日期:@ 2020/2/1


欢迎,使用者。


一切的发展都比看上去要容易推理。

对SCP-CN-1485-B执行MU-仪式可以使装有SCP-CN-1485-A的台座产生中等程度的震动,触发SCP-CN-1485-A性质7对触发过程的具体描述请见附录.CN-1485-β

SCP-CN-1485-C是SCP-CN-1485-B周围定时产生的一个不规则异常作用场,SCP-CN-1485-C内基准现实当前已知的物理规律将随时间推移被扭曲/完全破坏,愈发无序化8。SCP-CN-1485-C的范围会逐渐扩大,其演变似乎遵循指数趋势,但很难量化进展。在SCP-CN-1485-C产生前的30小时内执行MU-仪式可推迟其产生至300小时26分钟后,在SCP-CN-1485-C产生后执行仪式也可以使其消散并达到同样的产生推迟效果。

SCP-CN-1485-D是一个名为“rdLAW.com”的DOS程序,在SCP-CN-1485-B的所有主机上运行,可通过执行一系列异常代码使SCP-CN-1485-D在屏幕上输出以下界面:

D:\MainList\rdLAW.com
\>meta debugΔ



数据接口=in
已找到[350,000]可用资源
请求标记最近的无线网络端点:…… 错误:插件不可用

请求:
> File

File=3
μ=high
∞all.rar 12/9/2018 [LOCK]
℥yte.exe 20/3/2019 [LOCK]
check.exe(WTH) 3/X/XXXX

[8allQuest@Local] \>check.exe

Optional Event:3
time:available
console:6
ball=in safe

memory usage: 2 .1209 demo usage: 1.8912 operational usage: 1.7566

α (0.03) β (1.04) δ (0.4)η (0.56) ι (0.0) κ (0.1)

∑ (0.0) Τ (0.83) Υ (0.0)Φ (1.0) Χ (0.71) Ψ (0.2) Ω (1.12)

+0.5500 aetheric
+1.0000 light
+0.0300 dim
+0.4034 element
+0.1100 access
+0.0082 consecrate
+0.9890 construction
+1.0000 logic
+1.0000 EV


在界面中aetheric-EV的数值随时间变化呈现出周期性的涨落,约每5小时10分钟为一次9。人员在SCP-CN-1485收容间的活动和对收容间的改变都会使数值产生不等变化。在MU-仪式结尾aetheric-EV所有数值均会快速上涨至1.0000,于仪式结束后跌回原值。界面中的“memory usage”、“demo usage”、“operational usage”值以每次仪式0.088的速度增加。尚未明确α-Ω数值的指代对象和改变方法,其数值也自回收项目以来从未改变。

目前SCP-CN-1485-D是SCP-CN-1485-B内自主执行的唯一异常程序,其界面中“∞all.rar”和“℥yte.exe”的具体功能未知。


附录.CN-1485-α:

发现


SCP-CN-1485-A和-B在基金会于2020年2月1日在中国黑龙江省██市对GOI-405“Angry Computer System Nerd”10据点的突袭中获得。突袭中未发现相关组织人员,SCP-CN-1485-A和-B在据点中被找到。

寻获的资料表明SCP-CN-1485-A在2018年上半年被GOI-405人员从MC&D有限公司购买并展开研究,目前未知MC&D有限公司获得SCP-CN-1485-A的途径。在进行初步研究后,GOI-405开始通过MC&D有限公司获得更多异常物品来制造SCP-CN-1485-B以控制SCP-CN-1485-A的能力并开展逆向工程技术。从2018年12月末开始,GOI-405记录到SCP-CN-1485-C的存在,并不断使用仪式遏制其产生,同时继续获取异常物品以改造SCP-CN-1485-B。于2020年1月末,该据点被GOI遗弃。

检查发现于突袭前10小时基金会侦察卫星阵列接收到了一条音频信号,内容为1分钟10秒的电视噪点。信号源来自突袭据点西北方1km外,使该据点被暴露。发送源为GOI-405人员所有的一台电脑终端,从此之后无法再追踪到这台终端。

次日,SCP-CN-1485-A和-B被转移至当地站点Site-CN-614进行收容。随后参考据点内遗留的研究记录,监督者议会决定建造Site-CN-100并研发MU-仪式配置系统协助收容。2020年4月5日,MTF-Yotta-0组建完成。因旧措施将无法继续支持对项目的收容,基金会开始研究更多逆向工程技术并将之纳入收容措施。

以下是寻获资料11中一名疑似与SCP-CN-1485相关的GOI-405人员“周█”的日志。


附录.CN-1485-β:

MU-仪式



附录.CN-1485-γ:

SCP-CN-1485-A


在摇动SCP-CN-1485-A后,能够给出的所有答案和对于的效应如下:

答案 效应
1.AS I SEE IT YES 事件按提供时给出的指向发展。
2.ASK AGAIN LATER 相应的铜管弹出,须在30分钟后再放入。
3.BETTER NOT TELL YOU NOW 相应的铜管弹出,须在铜管弹出后立即再放入相应主机。
4.CANNOT PREDICT NOW 相应的铜管弹出,需要在下一次MU-仪式时放入。
5.CONCENTRATE AND ASK AGAIN 剩余的所有铜管弹出,需要在50分钟后再放入。
6.DON'T COUNT ON IT 事件按提供者认为“最坏”的方向发展,但不会导致过大的因果促动效应。
7.IT IS CERTAIN 同1。
8.IT IS DECIDEDLY SO 同1。
9.MOST LIKELY 事件按指向发展,但结果较原指向有细微偏差。
10.MY SOURCES SAY NO 事件按和给出指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11.MY REPLY IS NO 同10。
12.OUTLOOK NOT SO GOOD 事件不会按指向发展。
13.OUTLOOK GOOD 事件发展结果偏向指向所给出的结果。
14.REPLY HAZY TRY AGAIN 相应的铜管弹出,须在45分钟后放入。
15.SIGNS POINT TO YES 事件按提供者认为“最好”的方向发展,但不会导致过大的因果促动效应。
16.VERY DOUBTFUL 事件不会再受SCP-CN-1485-A影响。
17.WITHOUT A DOUBT 同15。
18.YSE 同1。
19.YES DEFINITELY 同15。
20.YOU MAY RELY ON IT 事件走向与预期将存在明显差距,但未脱离所给出指向的估测。

附录.CN-1485-δ:

受影响事件节选


事件记录-12D9:


事件提供者:Y-0 Topple

内容:我能够实现我父亲的遗志。

给出结果:AS I SEE IT YES

影响:在15小时后,Y-0 Topple的父亲(POI-9788)因病去世,POI-9788生前为中国华南地区一大型生物工程企业的董事长,Y-0 Topple因此获得了价值约750,000,00元的遗产。Y-0 Topple同意将所得遗产捐赠给伪装成POI-9788旗下子产业的基金会前台公司。

扰动评估:[Coph]

事件记录-12D9:


事件提供者:Y-0 Sussex

内容:我的专长能得到发挥。

给出结果:YOU MAY RELY ON IT

影响:Y-0 Osaka在行动-X6-2γ中探索SCP-CN-1485-C时失踪,推测阵亡。需注意Y-0 Osaka被招募入基金会前是一名物理学教授。

扰动评估:[Coph]

事件记录-36R0:


事件提供者:Y-0 Luden

内容:在这次联赛中阿森纳队能够取得胜利。

给出结果:BETTER NOT TELL YOU NOW-IT IS CERTAIN

影响:由于敌对异常组织GOI-170和GOI-200的行动,英国中部和南部陷入为期8天的暴雨天气,导致英格兰顶级联赛中阿森纳队(Arsenal)与切尔西队(Chelsea)赛事的延期。之后的赛事中切尔西队因表现不佳,阿森纳队赢得比赛。

后记:事件后自SCiPNET中心数据库内恢复的数据显示,GOI-200在联赛2个月前因被民间超常事物调查组织曝光而自行解散。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数据自恢复后不久从归档文件库内消失。

扰动评估:[Resh]

事件记录-04C0:


事件提供者:Y-0 Zukpa

内容:基金会无事发生。

给出结果:AS I SEE IT YES

影响: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全球各基金会单位遭遇事故和突发事件明显减少,82个项目无效化进程成功执行。于仪式后第4日,乞力马扎罗山基金会前哨站检测到一次休谟尖峰,随后在当地休谟值最高点发现一超维存在论实体,在交战中实体成功被抽象型逻辑结构阵列控制,送往武装控制区域A-17收容。

后记:于监督者指挥部档案库内发现了23个损坏的文档,恢复内容显示,在仪式后乞力马扎罗山附近突然出现一处基金会设施,在最初接触的2小时内靠近设施的行动单位迅速湮灭。另外恢复的部分文档称此次事件后多份描述抽象型逻辑结构阵列功能的文档出现在各个深井档案库内,随后基金会服务器开始自动备份大量相关文件,导致信息安全处理系统崩溃。

扰动评估:[Beth]

事件记录-68X0:


事件提供者:Y-0 Zukpa

内容:基金会无事发生。

给出结果:DON'T COUNT ON IT

影响:[本条目因记忆改变影响已编辑]有证据表明此次事件导致基金会5个战略部门全灭,SCP-CN-███的残余被收容于Site-CN-8900并编号为SCP-CN-1790,假文档被用于掩盖。

后记:由监督者议会制订的MU-仪式提供事件准则立即生效。20

扰动评估:[Shin]


附录.CN-1485-ε:

重要事件报告


RAISA与时间异常部调查后报告


2020年12月23日MU-仪式导致因果链出现一次大型连锁促动,中国甘肃省███市因SCP-CN-████被摧毁,由GOI-350创建的██牌石油公司的总部被毁,使基金会前台公司-130失去竞争对手。此次事件波及[因记忆改变影响已编辑],世界经济受到严重影响;世界范围内15条法案因此被重新修订。

2021年2月14日全球范围内由小型巧合事件引起的重大事件激增,推测是多个MU-仪式改动事件产生的共同结果。事件边界发生器未能有效控制项目的因果操控性质,正在修订收容措施。

2021年5月12日一起CS级“时间线拆分”情景发生,人类历史中出现50~80年的漏洞。这些事件构成的终点为多个文明成果和有关概念、约10个GOI和30个收容物品从根源上消失以形成支持MU-仪式涉及事件走向的因素。忽怠协议和信息修复项目P/C/F/L已启动。

2021年7月19日MU-仪式涉及事件导致[因记忆改变影响已编辑],约23%的基金会员工被替换,监督者议会和基金会管理结构[因记忆改变影响已编辑]。关于此前基金会的多份资料丢失,引起内部人员的大规模恐慌,帷幕濒临失效。。收尾行动已开始进行,剩余信息被保存至深井-78的Alpha级保险数据库内。


附录.CN-1485-ζ:

研究报告节选


附录.CN-1485-ε-1:对SCP-CN-1485-B的分析概要

SCP基金会内部文件
神秘学研究部与分析学部联合报告
复传:Dr.易丁杰


目前理论认为,SCP-CN-1485-B异常性质的主要来源是其机体上的复杂符文和所连接的其他异常设备。与一些以往的研究项目大相径庭的是,SCP-CN-1485-B上的符文似乎不属于任何基准现实历史内存在过的文明,从全部本部门数据库既有文献和报告内均未找到相关的具体说明。

直到我们注意到获取的那些文献,有MC&D的,也有ACSN的。这里面记录了部分符文的定义和用途,其中“计算机学”一章给出了部分符文的含义,比如“引流”、“谐振”、“聚合”等。分析学部报告指出,SCP-CN-1485-B周围所出现的是一种特殊的能量流。这种能量流似乎是凭空产生的,但测试指出有物体或者生物靠近项目时,也会有相同的能量流自他们周围发散并被吸入项目中。这种粒子流在文献中称为“生命粒子”。

据研究发现,生命粒子的概念与古希腊学者提出的以太粒子概念相似,被定义成世界四大基本元素的调和者和驾驭者,雅典的奥术学家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炼金术士们籍此操控着现实。相似的,在文献中,生命粒子被定义为现实扭曲能力的源头。如果研究方向正确,那么就可以断定SCP-CN-1485-B的异常性质来源于此。

再说回MU-仪式。MC&D的文献提到SCP-CN-1485-A的来源为另一平行宇宙,在那个宇宙中仪式是控制所谓生命粒子类异常能源的一大主要方式。大多数文献中都提到了一个概念——神值,定义是某种神灵性、宗教性的具象程度,而仪式的本质是促成对这些性质性和生命粒子的感应并加以施展。如此解释,那么MU-仪式相当于为SCP-CN-1485-B运行提供了必备的能量,或加快其能量提取速率。但但仪式的供奉对象必须是具有上述性质或者与其有关的实体,而MU-仪式未提供具体供奉对象。若现有猜测成真——那么SCP-CN-1485-B所控之物的真相会令人不寒而栗。

随着研究推进,项目本身牵扯出的疑团也越来越多——概率,多元宇宙,异常能源,好消息是,多元宇宙部已在尝试与其他平行宇宙中可能凭该体系发展技术的基金会同行取得合作,并交换情报。至于其余,只能静观其变。

附录.CN-1485-ε-2:对SCP-CN-1485-A的分析概要

SCP基金会内部文件
概率学部报告
复传:Dr. C.Sieban


我们直入正题,为了确保所有人都了解SCP-CN-1485-A的事件进程改变能力,对于我们而言,重要的是要知道因果律的性质以及SCP-CN-1485-A如何改变它。

在这里我们将因果律的效应描述成一种台球式的模型,表现为一呈单线发展的事件和若干随机分布的因素,分别就像白球和其他球。当事件和因素相碰撞时,会改变其发展方向,直到最后缺乏足够能促成干扰的因素(所有目标球被打入球袋)或因特殊因素导致事件结束(白球入袋)而终止。事件的基础发展趋势和外界干扰是确定的。

而SCP-CN-1485-A影响的是部分因果律,目前我们假设其籍由两种手段达成目的:第一种是改变因素对事件的影响,既干涉白球和其他球相撞后的轨迹;第二种是改变原有因素,既改变开场时所有球的位置。在这两种手段下,暴漏在SCP-CN-1485-A下的事件进程要么是先产生一系列微小差距,然后演变为蝴蝶效应;要么是发生溯源性改变,随即改变的是我们的现实。

SCP-CN-1485-A如此多的触发足以使那些被改写的现实造成的,能改易其他事件的因素进入因果链,受那些因素影响的事件很快又会生成偏离于原本的结果,然后加入新的因果链。在这种情况下会产生两种影响,第一种是各种事件预测的成功率会持续降低,在撰写本报告时,据不完全统计已经降低了0.07%,而在未来还会持续。第二种是蝴蝶效应将被逐级放大,巧合的事件机制更有可能引起连串反应,导致全局从极大程度上被改变。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常态很快就会落入SCP-CN-1485-A手中。但重要的是,在上述链式效应下,虽然我们不能改变那些已受影响的事件,但我们可以赶在下一轮“比赛”前将剩余的因素扳回正轨。MU-处理程序当前已生效,这是我们反抗SCP-CN-1485-A的唯一手段。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附录.CN-1485-η:

行动-A5-0π报告



附录.CN-1485-θ:

特别事故报告


于2021年10月21日,基金会深井设施-115遭到多支混沌分裂者武装部队的袭击,此前这一设施内有保存大量MU-仪式涉及事件的文档记录。当深井内多个机房被混沌分裂者部队摧毁时,Site-CN-100记录到一次站点区域的休谟水平上升。SCP-CN-1485-B开始从收容区域的人员上吸取超额能量,造成大量人员陷入虚弱状态,无法继续工作。站点开始进行紧急撤离。

在人员撤离时,项目收容间的门发现被强行锁上,无法从外部打开。内部监控显示收容间的灯熄灭,SCP-CN-1485-A上形成一道蓝色光柱注入球体之中,SCP-CN-1485-B上的符文发出强烈的白光,周围的能量辐射值飙升导致所有现场设备因过载而严重损坏。数分钟后8个荧光蓝色符文出现在空中,在同一高度呈正八边形节点形式分布。每个符文都向SCP-CN-1485-A射出一道蓝色激光,SCP-CN-1485-B周围散发出大量蓝色微粒。此时同Site-CN-100的通讯被切断。

与此同时,深井-115内的混沌分裂者部队皆因一连串巧合事件被重创,剩余力量被驻扎的作战人员消灭。同Site-CN-100的通讯恢复,在调查中发现所有驻站人员均不知道通讯切断至恢复时所发生的事,站点监控也被切断。

数小时后,MTF-Yotta-0和部分收容人员回到收容区域,发现收容间的门可以正常打开。SCP-CN-1485-A保持原样,但SCP-CN-1485-B处于关机状态。在开机后SCP-CN-1485-D被激活,并弹出以下界面:

看好你们所知道的一切。我已经为此耗尽了太多能力。保重。

记住,别像我们一样带入外来物。

——rdLAW.com/B.Z


之后不久SCP-CN-1485-D似乎停止了运行,无法使用代码令其出现。在事后调查中发现全球范围内所有的事件边界发生器均记录到了一次因果链促动,但造成结果未知。

要求对SCP-CN-1485进行进一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