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杀预备处

视频录像转录


[16:53]:Nx-102中心教堂的地下传出剧烈轰鸣,Eunomia-0等四队人员以及基金会-破碎之神教会重型武装部队到达教堂附近准备出击。

[16:57]:教堂前部的窗户中透出明亮白光,一约3m高的长方形物体撞开大门飞出,撞毁了大门和附近建筑结构。物体形似一双扇柜,外部镶有白银,多个外漏内部元件的机械结构安装在其上。GOI-004C成员扫描得出物体内为进入冥想状态的POI-04679,其和物体现编号为SCP-CN-XXXX-α-α。

[17:01]:SCP-CN-XXXX-α-α悬停在教堂门口约1m高处,向天空发出发出竖直向上的银灰色光柱,柜门缝隙处发出白光。部队向SCP-CN-XXXX-α-α开火,未造成显著伤害。自SCP-CN-XXXX-α-α中心发出一道心智感应波,教堂周围200m内的所有圣所人员同时出现谵妄,10秒后恢复神智,表现出类似于袭击Site-CN-300的圣所人员的蜂巢意识,战术反应能力和感官灵敏度大幅提高。

[17:07]:部队遭到受SCP-CN-XXXX-α-α控制的圣所人员袭击,其中SCP-CN-XXXX-α-α多次操控圣所人员子意识知晓了基金会与教会的在场军力。基金会直升机部队出击,利用斯克兰顿现实反应炮攻击人员。

[17:14]:圣所人员的身体上快速出现一层类似玄武岩的矿物质,令其对攻击的防御力提升,并不受现实反应炮影响。即使在全身被矿物质覆盖的情况下人员依旧能够灵活行动。人员转而攻击直升机,利用能力制造引力场使3架直升机坠毁,残骸被改造用来攻击剩余基金会部队,剩余2架直升机被在教堂屋顶的POI-04678用能量束摧毁。

[17:20]:SCP-CN-XXXX-α-α外部的多个机械结构上出现白色发光符文,POI-04678立即回到教堂内。符文具备不亚于BERRYMAN-LANGFORD抹杀触媒的模因烈性,所有基金会方队员的SCRAMBLE护目镜短暂终止运行,8名队员死于脑死亡。

[17:24]:又有两支教会部队赶到战场,召唤机械像进攻。机械像未明显受到模因影响,击杀了数名圣所成员,同时在场部队进入防守阶段。17:27时,SCP-CN-XXXX-α-α的柜门略微打开,POI-04679的声音在教堂附近响起:“此为收割,不信者在主之律法右手下受苦,最后所有人殊途同归”。

[17:29]:SCP-CN-XXXX-α-α发出另外一道心智感应波,所及之处空间略微变形。受感应波影响的部队人员出现癫痫和集束性头痛,并表现出和SCP-CN-XXXX中期一致的症状。圣所成员变得狂躁,集中使用能力将机械像碾碎。20秒后SCP-CN-XXXX-α-α再次发出感应波,更多部队人员出现异常症状,此前的符文在附近建筑上大量出现,产生了相同的模因效果。

[17:33]:参与指挥的模因专家推断现场模因密度和烈性已至高危,要求所有人员撤出。撤退时队伍中MTF-Nu-7 “落锤”的领队向Site-CN-300指挥部发送了以下信息。

04679已经不是人了。他在那柜子里面每次一思考这里的模因密度就会剧增,而且扩散的极快,几乎是一进来就得死,或者变成那群圣所人一样。圣所人也是模因发散源。即使他在火力交叉点上也打不破防护着他的柜子。这人现在的效应比所有SCP-CN-XXXX-β加起来都强。

我们这边要求送越多支援越好,反正送支援就行,我不是说要送死的意思,至少也能给这家伙热热身,不然我们会全线溃败。


采访者:采访专员 - Dr. Ingos

受访者:POI-04678

日期:2022/8/11


[开始记录]

Ingos:请说出你的名字,包括在圣所内使用的化名和你的真名。

POI-04678:我的化名为R. Alexander Lundgren,真名为Rowan Ale Lundgren。

Ingos:Lundgren先生,我们需要问询你此前和Gabriel Loong,或者龙尚先生共事的经历。

POI-04678看向天花板,大约2分钟后,他回过头来,长叹一口气。

POI-04678:真的,这很难说。我需要静静…Loong他已经被你们杀了。

Ingos:如果你如实回答,我们会考虑对你从轻处置。

POI-04678:要我怎么说?具体点还是简短点?

Ingos:具体的,我想先知道你在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经历。

POI-04678:我曾经在实验室那里干过3年的活,当上了一个文物保存系主任的秘书。在干到第二年的时候,我知晓了破碎之神教会的存在,我曾充当线人和教会那边交换材料。在当线人的时候,我听说到了一些教会里面的事:有人在调查墨西哥湾1943年发生过的事情。

那些事我在实验室那边也听说过,保存系里本来就放着一些原属于教会资产的机器残片,其中很多的寻获日期就是1943年。我当初不懂得为何要在那个时候收集那么多东西,但之后我请教主任的时候明白了:那一年教会召唤了他们的机器神——破碎之神,接着就被木星上的东西给打的七零八落,残片掉的满世界都是。

Ingos:我们调查到你是在工作的第三年遇见了Loong。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就请详细说明情况。

POI-04678:Loong么?我在做物流中转任务和线人活动的时候遇见的。他是教派里思想比较革新的,就那种认为破碎之神必须破碎的人,那时候他也在教会里不受待见。我听他说教会内实际上有很多和他有一样思想的人,主要是分支成员。

不晓得我们关系是怎么发展到这样的,因为我只跑过这几次腿。但他第二次来的时候听说了我管着些破碎之神的部件,于是就暗中联系我问话。我正巧也对教会的那些东西感点兴趣,于是就和他交往起来。他似乎把我当作老前辈,因为…他认为我对那些部件的研究更多,实际上我也只是看着部件罢了。

Ingos:他很信任你。

POI-04678:不,不要说这个…我很抱歉让他那样。

Ingos:为何?

POI-04678:这是后面的事情…让我缓缓。能给杯水来吗?

Ingos用纸杯接饮用水,递给POI-04678,后者将水一口喝光,沉默数分钟。

POI-04678:好,我能说了。

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另外一些东西:当初建造破碎之神的材料并不属于教会,也有一部分属于“工厂”,另外一个制造异常产品的组织;当然,破碎之神在墨西哥那里横冲直撞的时候吞下了不少东西,不只是那些金属。“Daevite王之血。第五教会,Wondertainment,街上随便某个有足够火花成为现实扭曲者的人。”他这么说,说这些东西也曾为破碎之神吞下。

我试着继续帮他——因为那时候他研究破碎之神的本质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他脑筋有点转不过来,听说他整天都在那些文件记录堆里头泡着,因此更加不受待见,还被骂成“异教徒”。同时他也迫切需要我给他提供那些部件。

于是…我在保存系的仓库里翻了翻,找到了一些残片:其中一些是来自破碎之神那工厂制造的心脏,当把它们拿出来的时候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它们在震动,但我也不清楚。我悄悄把残片塞给了Loong。不管怎样,我知道他会研究下去。

POI-04678再次沉默,然后擦了擦眼镜。

POI-04678:操。

Ingos:接下来呢?怎么回事?

POI-04678:我有两个周没见到他,然后他接着就把我约了出来。我…我…(POI-04678多次迟疑)哦,我怎么说。

我只能说他疯了。

Ingos:怎么说?

POI-04678:他神经兮兮,他一直在大笑…(语气变得极其激动)这他妈很重要吗?Loong那时候就开始疯了!我描述不出他的疯劲,但他像是被魔鬼附身了一样。他跟我说,在组装神的时候加入工厂的心脏并不是错误,那是神在给另外一批未觉醒的物体赋予神性,让它们加入到完形回归。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唯一知道的是,他疯了,他在笑着,是满意和如释重负的笑。(语气恢复平静)他跟我说那些其余的零件也已获得神性,和他在一起调查的其他几个教会人也这么觉得。

他告诉我他要找到能让他自己封神的办法,直接获得神性和破碎之神沟通,然后他说,他要因此离开。接下来我几个月都没见到他。

我之后变得浑浑噩噩…我在外游荡,几乎退出了实验室。我尝试进入教会得知登神事件的真相。

Ingos:请冷静。

POI-04678:我在寻找他的踪迹,我怕他…怕他走上不归路,我总觉得我身上肩负着和他有关的责任。接着,我在教会里面知晓了圣所的存在。

一开始我仅知道圣所是教会里的禁忌,他们的教义完全偏离了教会传统,追求破碎之神的破碎状态而不是完整状态。然后我另外发现了一些记录。老天,的确是教会他们再造了破碎之神。工厂的心脏也的确用在了破碎之神的核心里头,而现在神的大块部件都在海湾里沉着,由基金会看管。

接着Loong回来了。

POI-04678停顿。

POI-04678:Loong回来的时候算冷静下来了,但我还是能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我想想,应该是他有时候突然的卡顿,好似他的脑子是左轮手枪,思考良久后需要转转再继续思考。后面我才知道那是他在使用子意识。他一回来就给我看了点东西。

POI-04678再次停顿。

POI-04678:他给我看了一些图像,比如没有规律的图章和文字、星座、公式,还有很多彼此叠加的图片。然后我就知道,我的命运要天翻地覆了。

Ingos:他给你看的应该是SCP-CN-XXXX-β实例。

POI-04678:我被一种感觉击中了。我感到自己的上身被往上拉,但脚底依旧能够感觉站在地上。数百个各不相同的色块在我眼前排开,之后是炸裂,把周围搅拌的一片黑。我的思想被一道闪光夺取了,之后我经历的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闪光一直在那,我只能看见闪光,但一看见它我就头疼欲裂。我立刻飞进了闪光,然后我看见了宇宙的色调,有星星在明明灭灭,密集的银色网格在我下面排开将那色调切割。

我被拉到网格中,周围扭曲成灰色。我感受到了某种东西,一种宏大的、不可抗拒的情绪。我身上被挖出无数个片段,紧接着我的躯体破碎了。我再次被拉到网格中。我…我被震撼到了。我突然想到了破碎之神——不是教会信徒对神的臣服和崇拜,是另外一种不可抗拒的感受,一种预料感和既视感。仿佛…我是破碎之神的一部分,我回归到了它之中,但我保持着破碎的样子。

抱歉。但Loong立刻唤醒了我,他问我感受如何。

要我说感受?我感到我的整个生命被不可逆转地扭转了。我几乎就能看见我的内里,其中有多个我的轮廓走来,然后碎裂,我的脑子被切成了碎片。我的心智因此打开——或者说我在一时间内接触到了穷尽我一生也无法寻得的信息。我——我知晓到了什么,但又说不出。但我很悲哀地意识到,我无法挽回Loong,并且即将变成和他一样的人。

但这又是什么意思呢?他已经将我变成这样了。我那时候知道他身上的什么东西消失了,被一种联系和控制取代——他似乎变成了什么东西的代言人,好吧,是他的神,是破碎之神。

视频录像转录


[13:46]:Site-CN-300外围警戒线的自动火力系统启动,向SCP-CN-XXXX-α成员(下称“实体”)开火,大部分攻击被实体制造的异常屏障弹回,系统攻击模块的15%被损耗。实体集中攻击警戒线外墙,站点进入4级战备状态。

[13:50]:站点指挥处召集GOI-004A和004B的机械师对外墙进行维修。实体停止交流,表现出异常协调的行动。多名实体制造可控电弧将防御墙上多台武器摧毁。

[13:55]:CTF-Eunomia-0队员来到外围警戒区协助火力系统防御,击退了几名正在集中攻击外墙的实体,此时墙体已出现中等程度的损坏,剩余实体再次制造出屏障抵挡攻击。批准Eunomia-0中的教会成员对敌方使用机械秘术。

[14:01]:站点外围东南部分的局部休谟值突然升高至180点,确信为实体中的现实扭曲者正在动用能力。另外一道门径自站点东南方300m处出现,现实扭曲效应使得门径稳定扩大并成型,门径中射出一道能量束1击中防御墙后爆炸,墙体因此严重受损。门径迅速关闭,然后又有两道门径在更近距离上出现,传送出另外两批圣所的作战人员。此时实体已能从防御墙受损处进入站点。

[14:05]:站点进入5级战备状态。


[14:08]:已有68名实体进入站点综合办公楼,其中包括11名现实扭曲者。作战及武装部门批准GOI-004C人员连入监控,协助进行及时指挥。另有30名实体聚集在墙体受损处攻击前来的站点人员,继续在墙体上制造更大破坏,实体同样使用了现实扭曲能力操控脱落的墙体残骸攻击人员。

[14:15]:Eunomia-0被派遣防守各主要通道,和实体作战。站点各处的现实稳定锚网络开启,削弱了实体的现实扭曲能力。拥有意识扫描设备的Eunomia-0内GOI-004C人员判定实体正在形成源于作战指挥者,用于控制部下的蜂巢意识。

[14:21]:1楼南区内的实体抛出数个卵形设备,设备在接触到地板时上端展开,向四周喷射灰色涂料,涂料在墙体和地板上形成一系列符文图案。看到图案的破碎之神教会成员开始出现SCP-CN-XXXX症状,被紧急送往医疗区救治。另外4个区域内的实体也使用了相似的设备。指挥处转而派遣基金会作战人员同圣所成员交战。

[14:29]:多道较小的门径自1楼靠近实体攻入方向的各主入口内打开,再次释放能量束,导致大量作战人员阵亡与建筑损毁,现实稳定锚网络暂时停止运行。实体向物品储存翼区前进,途中多次击退安保作战队伍,在到达翼区前的缓冲走廊时令走廊入口大门锁定,队伍无法进入。


通讯记录摘录



参加人员:Site-CN-300作战及武装部门人员 - 欧阳天、Site-CN-300作战及武装部门人员 - Sage Hong、控制部门中国分部联络人员 - 方紫


[开始记录]

欧阳天:控制部门吗?这边事态失控了,请求支援。

方紫:请概括说明。

欧阳天:概括说明?我们现在在和一堆机械朋克狂人一起打另外一堆降世神通,而300站快要变废墟了——

Hong:注意用语,稍安勿躁。

欧阳天:清嗓子)SCP-CN-XXXX-α那边用门径打过来了,而这边情况危急。

方紫:作战情况如何?

欧阳天:不容乐观,常规作战措施没有用。已经允许部分教会人员动用异常。

方紫:收到。预计有多少名SCP-CN-XXXX-α成员?

欧阳天:300到420名吧,现在还在增加。是门径的问题,就相当于他们把大本营拉过来咣当一下撞到我们脸上。

方紫:收到。是否需要发送反力场技术?

Hong:需要。另外,SCP-CN-XXXX-α成员大多出现受蜂巢意识控制的现象,另外要求使用心智影响类技术。

方紫:收到。

Hong:是否能够动用Leopard-U3卫星阵列?

欧阳天:这什么东西?

Hong:过去大范围收容模因异常用的卫星阵列,能够播放有精神影响作用的广播。我参加过阵列的相关工作。还能用吧?

方紫:需要问询Site-CN-200。

Hong:最好能够用上。

欧阳天:希望如此。

Hong:是否能调动教会内部的其他作战人员?

方紫:要先同大使团联系。不过既然已经有合作协议了,调动也很容易。

Hong:你们那边能接通大使团吗?跟他们说我们这里需要人手,我很快会列一份概括性的情况说明过来,有麦宗的人帮忙整理。

方紫:收到。所有支援会尽快赶来。

[结束记录]


参加人员:外交联合大使团代表及控制部门线人 - D. C. Charlie Song、GOI-004B领导人 - 元老Mentum


[开始记录]

Song:您好,元老,我知晓您最为支持基金会和齿轮正教的合作。现在我有一项请求——基金会和破碎之神教会的下属合作工作站Site-CN-300正在受到降灵圣所的攻击,情况不容乐观——而Site-CN-300也驻扎有大量齿轮正教的成员。希望您能够出手相助。

元老Mentum:了解。需要何种帮助?

Song:基金会知晓齿轮正教拥有精干作战专员“战斗者教众”,而且已有针对圣所的驱魔术。我们需要借助这些优势来反击。

元老Mentum:可行。你们的需求如何?

Song:至少3~6名战斗者,负责进行指挥,要求有对抗圣所的经验和知识。您们应该有过和圣所的作战经验。另外,圣所这次攻击的规模浩大,我们可能会需要进一步援助。

元老Mentum:很好,我会去和众元老商议。这并非能由我一人决定,但为了长久的合作,我们会竭力而为。

Song:十分感谢教会方面的认可。

[结束记录]


参加人员:Site-CN-300站点主管 - 林阳冰、Site-CN-200站点主管 - Sandro Lyon


[开始记录]

林阳冰:呼叫Site-CN-200?这里是Site-CN-300,我们正在遭遇GOI-004D,圣所,或者说SCP-CN-XXXX-α的袭击。你们那边对圣所持有的模因应该有所研究。现在的问题是,圣所作战人员疑似能够由其中的指挥人员进行蜂巢意识控制,请问是否能够动用Leopard-U3卫星进行精神干扰攻击?

Lyon:已经给你们通过了。

[结束记录]


视频录像转录


[14:47]:实体攻入物品储存翼区,抢夺了数件SCP-CN-XXXX-β实例和原属于圣所的异常物品,Eunomia-0内的基金会队员前往翼区应战,解除了实体对翼区入口的封锁。通过上传数据化意识进行程序修复,GOI-004C成员使得现实稳定锚网络暂时恢复部分功能,GOI-004A和004B的工程师和机械师继续修复网络。

[14:55]:由GOI-004B高层派遣的5名“战斗者”(下称战斗者-1~5)乘坐直升机抵达站点,所有战斗者均事先在交接站点Site-CN-39装备上改良版SCRAMBLE护目镜2。战斗者-4和-5前往医疗区对受SCP-CN-XXXX影响的教会成员进行“驱魔”,战斗者-1~3前去指挥Eunomia-0。

[14:59]:战斗者-1~3来到物品储存翼区与Eunomia-0会合,其中战斗者-1要求领队以一种特殊队形进攻。在使用队形后,Eunomia-0开始占据微弱优势。战斗者-3对翼区内的多名现实扭曲者念出咒语,令其身上长出锯齿、齿轮和钻头,将其身体的剩余部分切割殆尽,随后长出的机械体继续在地板上移动,攻击其他实体。

[15:06]:实体将数件抢夺得的异常物品拼凑成一台复合装置,监控网络检测到装置周围出现维度扭曲,成员使用微弱的现实扭曲能力使装置上方打开一门径,随后门径内射出能量束,分流后击中区域内现实稳定锚网络的多个单元令其无法运行。实体再次动用现实扭曲能力,将机械体转化为大量刀刃击向Eunomia-0队员,战斗者-2掀开长袍,露出占据了整个躯干的机电设备,设备产生了一无形力场将刀刃全部拦截。

[15:09]:战斗者-2的机电设备再次启动,调换至另一模式,设备呈放射状展开露出其中的类似于蒸汽机的核心。设备产生了类似于现实稳定锚的效果,干扰了现实扭曲者的能力,复合装置也无法运行。战况开始不利于实体,Eunomia-0和战斗者得以反击。


[15:13]:配合医疗区提供的模因清洗程序,战斗者-4和-5的“驱魔”处理起到了极大成效,70%的受影响教会成员恢复正常。由GOI-004C总部派遣的人形机械3和综合战术指挥部派遣的应用特遣队ATF-Hartlepool-☏ “Foundation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4也抵达站点。

[15:20]:Hartlepool-☏的内部特遣队MTF-Sigma-34 “资源计划处”同人形机械在站点周围组装反力场发生器,无效化了包括最初的门径在内的2个传送门径。

[15:27]:站点内剩余实体撤退至办公楼主厅。Hartlepool-☏从正门进入,同站点安保作战队伍会合,准备击败实体。在进行包围进攻时实体内的蜂巢意识突然完全固化并增强,使得指挥者能够完全操控部下子意识为其所用。双方陷入激烈交火。

[15:31]:实体围成圆阵,将指挥者保护在阵型中心。指挥者立刻执行一系列复杂动作符5,从阵型中传出一道强效心智感应波,被感应波击中的人员出现癫痫、谵妄和昏厥。阵型接着传出更多心智感应波,处于阵型外围和中围的实体轮番对作战人员开火。发现蜂巢意识控制下其他实体也能成为感应波发散源,增强其效应和范围。形式逐渐对作战人员不利,指挥处要求人员后撤。

[15:36]:Site-CN-200开启了Leopard-U3卫星阵列的节点化广播,向Site-CN-300播放经过调配的无线电波,中断了指挥者内形成的蜂巢意识。此外发现在电波场下实体丧失了子意识的自主切换能力和协调能力。广播令大量在场实体陷入昏厥或癫痫,站点外围的剩余实体变得恐慌,企图借助门径逃脱。

[15:39]:作战人员继续追击,同时反力场发生器令剩余1个门径的功率降低了50%,即将不适合通行。追击时检测到逃亡实体尝试再次形成蜂巢意识,同时实体的脑电波频率异常飙升至50Hz。实体被人员攻击的部位爆裂分散为形似星云的闪光尘埃物,又迅速聚集回身体,一般攻击开始对实体无效。

[15:43]:反力场发生器调节至巅峰运行状态以尽可能关闭门径,但到达附近的实体动用了从未出现的现实扭曲能力,令门径附近维度再次扭曲,门径再次打开。实体得以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