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位天鹅人的提案 活人入棺
rating: +16+x


项目编号:SCP-CN-001 Level 5/CN-001
项目等级:Apollyon 最高机密

b202dedb60f98bfb.jpg

SCP-CN-001-4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领导人 指派特遣队
Area-CN-02 塞恩•纱兜 黄骏琰 MTF-丁丑-67“留取丹心囚龙道”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001的异常性质,对项目的收容是不可能的。目前基金会将着力于对项目的针对性研究工作,包括但不限于探索SCP-CN-001-2,并指派圣所研究相关学识。

无效化SCP-CN-001的工作交由西欧炼金学部/中国炼丹学部等神秘学部门全权负责。

描述:SCP-CN-001是一系列相关联的异常现象,由四部分组成:SCP-CN-001-1~4。

SCP-CN-001-1是数量不明的具备异常性质的波斯猫。项目疑似具备相当程度的智能,或与-4达成智能联合。-1实体将会尝试接近携带指定要素1的人群(编号为POI-7777“要素聚合载体”),剥离目标其神经-生殖-以太网络系统并转化为-3,最终使用异常方式运往反逻辑地点-2。对-1实体进行捕获的尝试均宣告失败。须注意,所有CN-001-1个体被报告出现的地点在逻辑上皆为科冯市。对目标信息的获取皆指向科冯市

SCP-CN-001-2是批量集中养殖-3实体的反逻辑地点。对项目进行常态逻辑解构被证实是无意义且高度危险的,目前已知安全认了解项目的方式仅有以下:

  • 使用超现实部开发的不可知剂,以超现实层次进行认知。无法在理解的内容仍被记忆的情情况下脱离不可知状态,否则会导致认知人员的异常死亡。
  • MTF-甲子-000成员。需注意成员仅是以无主观意识的状态机械性对项目进行采样分析,并非真正地认知项目。
  • 逻辑部成员。因逻辑部的存在是证伪的,故本方案的效用亦是伪命题的。

除被-1实体带离,正常进入、探索-2的方法仅有主观意识的悖论化,实际操作可对脑神经进行编程以构建意识的循环错误达成此目的;炼金学部将会协助探索人员,实时将将人员主观意识的正常数字模型利用真言2投射至真理之门,借由其共振对现实的反馈,从物理规则层面维持意识的稳态。

SCP-CN-001-3是一类以POI-7777或其他-3实体为原材料而施展生命炼成术完成一类异常繁殖后产生的人造合成生命Takwin生命炼成术具体流程如下:

  • 使用陶土建造一外形为“骑着狮子的国王”的土窑,土窑上方悬挂一人造太阳(炼成品)。
  • 原材料的松果体被挖出,清除上面的脑沙3
  • 榨出原材料混杂着指定要素的精液,并加入土窑中。
  • 将温热的母马粪填充入土窑。
  • 默念第七真言,借助真理之门的反馈让松果体漂离现实。
  • 默念第三真言,借助真理之门的反馈催发松果体的现实扭曲能力。
  • 以太流被催动,缠绕土窑,并被编码为Ward.4574
  • 在土窖封口处插上一支白玫瑰
  • 生命炼成术自然发动,土窑内的精液会吸收污秽与以太,逐渐发育为包含着母体全部要素的数十名新的-3个体。

当新的-3个体产生,可观测到新个体体内的聚合体漩涡体积远小于母体。推测-4实体制造-3实体的原因是通过繁殖割裂母体内的聚合体漩涡,使得指定要素在一代代遗传后逐渐形成以个体为单位的单一要素而非聚合体漩涡。尚不明晰这一行为的动机,炼金学部推测是为便于-4实体对指定要素的吸收。

SCP-CN-001-4是一被绳结构束缚或封印的人形实体,被发现于SCP-CN-001-2。对-4实体的研究表明其并不存在常态的生理活动,而是单纯依靠以太循环维持机能。-4实体正处于某种沉眠或封印状态,大量的丝线自其身上的绳结构延伸,连接着-2中所有-3实体,可观测到指定要素流向-4实体的迹象。解除-4实体所覆的面具与绳结构已被证实是不可行的。目前,观测到面具与绳结构的颜色随着以太流的流入逐渐自黄变红。中国炼丹学部报告这是一种丹色的变化迹象,但基金会尚未查明-4实体使用指定要素炼造何种产物5

在与SCP-CN-001的接触中,将会有概率触及神秘学定义的古代学识المعرفة القديمة。此类古代学识一般描述或涉及以下关键词:

  • 四人
  • 人王
  • 阿拉卡达乌有意6、立国
  • 龙族、来自远方
  • 炼金术士四足蚂蚁
  • 金黄海
  • 七子之死
  • 勒米希尔
  • 吃掉 白皇后
  • 生吞活剥、 大臣
  • 夺回王位

西欧炼金学部报告上述古代学识中一般夹杂着一疑似古代典籍之名的字符《密语:锁与钥》,在基金会同被放逐者图书馆的交涉中,图书馆方面以此典籍被列入“真理之门后的硫磺海”为由拒绝了基金会的借阅申请。目前Area-CN-07下属圣所负责整理学识已获得关于该典籍的信息。

人员对学识的获知是被允许且安全的,但对其含义进行理解、解构仅授权于基金会内部中拥有神秘学定义的智者The Wise资格的人员。因对学识的理解会造成心上的共鸣,连接至硫磺海7



文件.CN-001-壹
視頻記錄
CN-001-1收容記錄



日期:2020/07/04

相关项目:SCP-CN-001-1

收容队伍:MTF-丁丑-67 “留取丹心囚龙道”

备注:基金会收到关于SCP-CN-001-1群于科冯市出现并袭击人群的报告。MTF-丁丑-67 “留取丹心囚龙道”被派遣往科冯市对项目进行收容。收容行动以失败告终。


<记录开始>

归属于MTF-丁丑-67 “留取丹心囚龙道”三支五人小组(编号为〤[肆]、〥[伍]、〩[玖])进入市区。



〥-1:报告指挥台,我们已经抵达科冯。

指挥台:报告现在情况。

〥-2:这里很安静,除了……我能听见什么东西的声音,像是……

沉闷的雷声。暗红色的雷暴团在天空上翻滚



〥-2:沉闷的雷声,不是那种打雷的声音,而是那种——风雨欲作却未作的那个时候,云层里雷声翻滚的声音。不止一道,这……这更像是肚打鼾,是的,有很多只大猫在那打鼾。

〩-3:建筑物有重影。

画面无异常。



指挥部:画面没有异常,五三号。

〩-1:直接作用于精神的东西,指挥部,我们都看到了,但摄像机拍不出来。可能是某种Ward?建筑物——不,应该说所有东西上都套了一层什么。肉眼看上去跟雾霭一样,颜色……我不知道,我本该认得出那是什么颜色的,但很抱歉,我现在描述不出来——等等,那边,十二点方向,三级以太流紊乱。请求探索。

指挥部:准许。

〤-1:前进,大伙都小心了。

侦查用Ward被施法,特遣队缓步前进。画面中央出现一座欧式宅邸。因分析错误产生的乱码数据以高透明度,像雾气一样不规则地叠加在宅邸的图像上。地上有数簇指节状的物体在摇曳,在特遣队踏入庭院之后全部停止了摇摆,舒展关节并指向了特遣队,随即后勾数次。



〥-3:操,好大的雾——咳,咳!

〤-2:(指着地面)喂,在挑衅呢。

指挥部:分组,四队、五队、九队,依次进去。把锚展开。

〩-1:收到。该跳进兔子洞8里了。

特遣队成员各自展开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其余成员布下临时性炼金学布阵以维持科冯市的稳定性,〤-3点燃了锚的引擎,锚的喷射口处发出金红色辉光,金属成以太流夹杂着火成以太杂质被蒸出大片。锚随即被〤-3抡起,砸向了宅邸大门。大门被破坏的一瞬间,从宅邸内部传传来猫轻微的低吟,夹杂着指甲刮水泥的声音。大门背后是黑色的墙壁,只能左转进入一条狭长的走廊。墙壁上面刻画着以下语句:

Visita Interiora Terrae Rectifando Inveniesn Occul­tum Lapidem.9

三秒后,某种纺织物摩擦的声音和鞭打声从墙后传出,空气发生细微震荡。



〤-1:我们先进去,三秒后五队进去,九队六秒后进去。

〤队缓步进入。



〩-3:注意安全。

在〤-3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的一瞬间,靴子踩踏地板的回音忽然消失。墙体裂开一些缝隙,炭粉从中涌出,遮盖了部分字母。〤队视频讯号中断。



〥-2:不太妙,有什么东西在动。

窸窣声从地面传来。



〥-1:九队,有意外,一切交给你们了。

〥-1走进了大门拐角。炭粉继续蔓延。视频讯号中断。



〥-2:我闻到了硫磺的味道,很浓。

〥-2走进了大门拐角。一阵火星迸出,炭粉自燃。庭院里的指节发出密集的骚动。二层传来液体滴落的声音。视频讯号中断。



〥-3:操,这他妈……康德计数器要炸了。

〥-3走进了大门拐角。火焰陡然熄灭,墙壁上只剩下七个字母。视频讯号中断。



〩-3:V、I、T、R、I、O、L……Vitriol?这是——

〩-2:是神秘之火,操他妈的炼成阵,这是陷阱,危险!

〩-1因地面震动短暂失去平衡,脚后跟踩到了地面的一根指节。指节腐烂,变成了黑色的一坨金属氧化物废渣。



〩-1:到底是谁在这里炼成哲人石!黑化,这是黑化——

庭院的指节忽然生长,直径增粗至一米,长度增长至二十米。其表面迅速被氧化并脱落,尖端剧烈燃烧。燃烧的指节剧烈摇摆,空气被迅速加热,冷循环系统全功率运转。宅邸二层被砸下大量碎石。



指挥部:什么情况?

〩-2:这里的主人盯上我们了。即使现在想跑——

〩-2向庭院入口迈出了一步,与此同时整片天空反逻辑地下沉,云朵压在〩队头顶。



〩-1:进去。

〩队快步跑向宅邸,但通向门口的道路却不自然地拉长。天空继续下沉,〩-3半个脑袋没入云雾中,随即一只被绳索捆扎的手臂从中伸出,紧握着长剑,砍向〩-3的脖颈。



〩-2:三号!

〩-2回身想要拉开〩-3,但转身面对的方向太阳陡然下沉。被地平线遮挡的那部分太阳变成黑色,不合逻辑地散发黑灰色的光,穿过大地,照在〩-2身上。〩-2体表的衣物被某种氧化物逐渐覆盖。



〩-1:好了,如果有谁还活着——

〩-1作战服蒸出大量汞蒸汽,逼退了接近自身的云雾和着火的指节。他一步迈进了宅邸,与此同时与〥-2的以太网络链接短暂恢复,〥-2的声音传出:

“拜托,这次一定要可以。”

“渡鸦,你可该归去了吧——”

啜泣。

“赫尔墨斯还未带走九份的沙漏……”

骨头破碎声。

“因皇后还在头顶圆月,脚踏新月。”

血肉剥离声。

“因国王还在头顶红日,脚踏余火。”

猫叫。



〩-1:无论如何,多谢了。

指节停止了燃烧,银剑停下了挥舞,天空没有下沉,黑太阳变成了橘黄。〩队加速跑进了宅邸。宅邸大门合上,门外传来磨刀声。



〩-3:喂?喂?

鼾声。



〩-1:(深吸气)够了,这就够了。就这样,别再吵醒他了。

〩-2:关掉通讯吧,我不想再听下去了。

〩-3:我也是。

与〥队的通讯被切断。〩队转入拐角,视频短暂模糊,某种卢恩文字闪过,随即画面恢复正常。〩队进入了一个只剩下半截蜡烛作为照明的昏暗客厅。



〩-2:报告指挥部,听得见吗。

指挥部:一切正常,但视频被部分错误信息破坏,需要提供语言信息。

〩-2:这里只有零散的几张椅子,倒在地上,我看看——(纤维撕裂声)啧,踩了一下就都烂了。霉得厉害。

〩-1:有三件礼服,红白黑三款,挂在玄关的衣帽架上,濡湿的。我很想说这是血,但实际情况比这还糟点。是基金会配备的紧急用维生液,然后……胸上,别着〤队的狗牌。

〩-3:这里还有三对皮鞋,都像是被脱下来的

〩-2:别告诉我他们在这开了舞会。

〩-1:(音量提高)保不齐真的是,你们过来看这。

〩-2:我瞧瞧……这桌子上咋还有个碗。

〩-1:瓷的。你看里面的花纹,红鸽子白鸽子黑鸽子。它们在一起互相缠斗。10

〩-3:它……我该怎么称呼?这个异常背后的东西——它想要炼成点金石。但这——除了赫尔墨斯,还有谁做到过?

〩-2:我们正在逼近真相,这只是炼成的开始,我们还只在,(扫视四周)黑化这一层。

〩-3:只是我搞不清楚,三色鸽为什么好像不是完全聚集在碗底的正中央——红鸽子红鸽子似乎在咬那只白鸽子,但眼睛却看向了——黑鸽子,它似乎只是躲在一旁观战。还有,碗的边缘是一圈残疾的

〩-1:还有封信被压在碗底。要看吗?

碗的下面压着一封被蜡油封上的老信封,上面的印章是一个举着剑的骑士,脚底下是三条象征河流的箭头符号的交汇点。



〩-2:我数三二一,大家就拿起来吧?后悔还——

〩-3举起了碗。



〩-3:磨磨唧唧是娘们。

与此同时天花板被水平掀开,白光照亮了客厅。天花板最终消失在上方视野的尽头,空中是漂浮着的各式巨型断裂罗马柱。



〩-1:只是jumpscare还不错,没有初见杀就该谢天谢地了。

〩-3:那些柱子……是被雕刻出来的?

〩-2:肯定是被加工的啊。

〩-3: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像是直接从一块天然的建材直接削成这样的。这少说也有二十米直径粗细了吧,怎么做到的?我是说,哪来的材料。这白得瘆人。

〩-1:说不定是骨头。我看见上面有像是腐烂的迹象。

〩-2:腐烂的白骨?哪里来的这么大块骨头?吗?

〩-3:不知道。我说,这玩意也够重的,你们赶紧把信拿出来看,我手麻。

〩-2打开了信封,用桌上的刮刀切开了封口,抽出了里面的信。以下为解读后信息:

亲爱的Gro'Nara

  我必须要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我的朋友。你还记得那天我们杀死四人之北的时候吗?红色的太阳冉冉升起,他的尸体溶解成的硫磺海腐蚀了半个红地,在那沸腾翻滚,我们对它的力量是那么的急不可耐,可又不得不把它交给唯一龙——是的,当时金黄海已经沦陷,我们虽然把四分之一的唯一龙打回了恒星的漆黑子宫,但我们还是忽略了龙魂之间联系的快速——堪比赫尔墨斯的、星光带来的速度。但,感谢炼金术士们的先驱,赫尔墨斯,祂帮我找到了遁入硫磺海的方法。

  朋友,帮我一个忙。我们需要尽快联系到那位神祇的水手,那位魔杖人。虽然乌有意现在已经是你我行走地上的国,但事实上我们自己都尚未寻觅得阿拉卡达的本质。不过一切都要起变化了!我现在已经通晓阿拉卡达那条会向周围侵染四种颜色的盐水河通向的地方了。这条河流和硫磺海以及水银山各自衍生出的河流相连,那里有个交汇点——三个箭头汇聚的地方。炼金术的奥秘就藏在勒米希尔的此地。

  我现在无处脱身。魔王Morvana麾下七子之Sistan正要从沉寂百年的眠中再度复醒。四人之西邀请我一同去用伟大封印——我得想办法推脱,这是个阴谋。她是,她不是炼金术士,一旦伟大封印开启,等价交换规则就能让我们玩完。这个疯婆娘,她已经不在乎魔王唯一龙的威胁,她眼里只有阿拉卡达

  去赌一把,朋友,交给你了。我们已经一同苦难了近乎百年,是时候要让看清这一切——只有炼金术,这一伟大工作才是勒米希尔的伟大源泉。蔑视赫尔墨斯,管我们叫做四足行走的蚂蚁。可我们终究会成为,你不是一直相信那本该是属于我们的名字吗?去吃了硫磺海!还有水银山,我们会将祂们逐出勒米希尔的,一个不留。

你真挚的朋友
深红男爵



〩-3:喂……这什么年代的书信,这……

〩-2:要么是假的,要么真的就是从比美索不达米亚还要久的过去流传下来的。这个格局……而且还和阿拉卡达那个多元宇宙链接点有关?

〩-1:某种古代学识。把信放回原位,碗可以放下来了。指挥部,可以联系炼金学部去查一下关于这位男爵的资料。

指挥部:了解。

碗被放回桌面,高空上的罗马柱散开,天花板重重跌落,重新盖在了房间顶层。光线一片漆黑,蜡烛燃尽。



〩-1:走,去二楼,该到白化了。

三人走向房间边缘的一个楼梯,大步迈上去。〩-3停下脚步



〩-3:有声音……还有股很腥的味道。后面多出来了什么东西。

三人回头,灭掉的蜡烛重新燃烧,随着火苗的晃动,流淌的蜡油重新倒流凝固;一只折断了双翼的渡鸦被插在了衣帽架上,喙不断张合,反复用阿拉伯语说:“永不复焉。”;碗里多出了〤-2的头颅,脖颈处切口平滑,肌肉组织仍在不断被氧化。渡鸦和头颅内留下的黑色血液在房间内涨到了一米,仍在上涨。



〩-2:别看了,走吧。

〩-1:(叹气)真理会善待你们的魂灵。

摄像机上扬,画面出现折叠回旋的克鲁弗回旋,一层接一层覆盖了画面。音频信号中断,并反复按既定频率播出白噪音。解码后得到以下信息:

黑色淘澄为黄,黄色熟成为赤,赤色振颤为蓝。

长达半小时呼叫无果后,信号恢复。画面显示〩队出现在一座巨大的灰色哥特式教堂内部。十八根承重柱由与先前罗马柱相同的材质组成,有腐败痕迹。大地毯自〩队脚底延伸至祭台,颜色逐渐由黑色转变为红色。木质的祭台被观察到底部与地毯接触的地方有光线折射现象,并轻微腐烂。祭台后方,一头体长约十米的、疑似西欧文化中被称为的实体的骸骨被放置,表现为啃咬尾巴的姿态。



〩-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〥-1:

<记录结束>



文件.CN-001-貳
視頻記錄
CN-001-2探索記錄





文件.CN-001-叁
音頻記錄
異常實體訪談記錄





文件.CN-001-肆
視頻記錄
CN-001-2觀測記錄





文件.CN-001-伍
文本记录
異常典籍節選與解讀





文件.CN-001-陆
文本记录
電子郵件來往記錄





文件.CN-001-柒
音頻記錄
與監督者的語音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