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编号:SCP-CN-1061
项目等级:EUCLID | 3/CN-1061级

项目首席研究员:Dr.Meng BoSong
项目监督研究员:Mr.Silence Feng

收容站点:
指定机动特遣队:
特殊收容措施:前已在大兴安岭北麓,SCP-CN-1199流域内修建封闭式收容舱道。舱道总长约17千米,直径约50米。SCP-CN-1199及其集水区域已向公众永久封闭,适用标准掩盖程序4.01“化学品泄露”。任何情况下,仅许可监测站点当值基金会人员进入收容区域内部,所有未授权的进入均将导致收容区域内置抹杀系统的直接处决。

任何时刻,须确保收容区域内部存在人员数量不大于一。 单人监测站点C-701已在收容区域内被建立。区域内置HMROS生命监测系统报告违规进入时,W-04当值人员有权直接启动分布于收容区域内的轨道火力组。经HMROS系统确认,收容区域内部存在复数具有视觉感知能力的生物时,一次收容失效将被视为已发生。

当SCP-CN-1199收容失效时,收容区域内所有人员将被认定为MIA。轨道火力组将被立即远程启动,并保持活跃状态120分钟,以确保收容区域内不存在任何具有观察能力的人类个体。任何进入SCP-CN-1199收容区域的申请,均应提前至少七日提交至单人监测站点C-701,进入许可将在确认舱道内部当值人员已退出收容区域5千米范围外后发放。

描述:世界即是流沙,永远向麻木跌落。无论何种谲诡幻奇之物,都随兹时流转而蒙上名为平淡无奇的铅尘。真正鲜活的实感,从来都只在一面之间。

这是我第三次担任1199的监察员。我把自己焚膏继晷炼成的心血大半注进了这条异常河流,但停滞的研究进度却令人只有血冷。基金会或许认为只需维持收容稳态便万事大吉,然而绥靖政策于异常背后的谜题全然无补。Euclid级的复杂异常需要一整个专家团队精勘物理,单人五天的破碎研究不过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区区五天,犹以“监测”二字冠名。

我一直难以理解,为何如此多的监测员在结束任务之后,便直截前去申请记忆删除。固然我的CRV或许更高,但我觉得我们看到了不同的东西。今日我依然记得,第一次亲眼睹见1199时,那无以名之的震悚;宛如万灵舞蹈平地惊雷。直延向千米开外的飘浮尸体,如同不详的云层阴醫着我的感知。然而真正令我战栗的,是每一具尸体的一致朝向——那些死者们以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维系着对现世的感知,感知着我的目光——我只觉并非自己在观察空中的尸体,而是自己在被数千具尸体以死河之下投来的目光凝望。这种幻觉令我几欲窒息不能自已。

然而时至今日,当我把目光重新投向1199-1们,只有一层超现实的平静感从周身浮起。我仍能感到那彼界而来的眼神,却已不再感到恐惧。在和死者的对望中,我与那水面之下的世界建立了某种链接。虽然它只存在于幻想之中,却能让我窥见某些本质之物,那超越时间的只鳞片羽。仅仅凝望背影便足以重构我的思考,我不敢去想象它的面庞。那身份不明——甚或根本不存在身份这一概念的无面尸体,犹如对某种不可名状之概念的隐喻。

构成1199的谜团们至今仍半掩其面,我们对它的了解只限于最表层的异常性质。为什么MTF们在收容区域内活动数分钟便会心智崩溃,而监测员却能安居百余小时而无恙?SCP-CN-1199的认知危害性必然不同于传统异常,目前建立的性质模型尚大有其漏洞——或许它的作用方式是我们未曾想到的。万幸的是,我为这个微型站点申请了一台分子级显微镜。明日我将展开实验进程,但新的进展仍在迷雾之中。

祝我好运。夜安。



[附录CN-1061.1:XXXXXXXXXX]


世界即是流沙,永远向麻木跌落。无论何种谲诡幻奇之物,都随兹时流转而蒙上名为平淡无奇的铅尘。真正鲜活的实感,从来都只在一面之间。

这是我第三次担任1199的监察员。我把自己焚膏继晷炼成的心血大半注进了这条异常河流,但停滞的研究进度却令人只有血冷。基金会或许认为只需维持收容稳态便万事大吉,然而绥靖政策于异常背后的谜题全然无补。Euclid级的复杂异常需要一整个专家团队精勘物理,单人五天的破碎研究不过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区区五天,犹以“监测”二字冠名。

我一直难以理解,为何如此多的监测员在结束任务之后,便直截前去申请记忆删除。固然我的CRV或许更高,但我觉得我们看到了不同的东西。今日我依然记得,第一次亲眼睹见1199时,那无以名之的震悚;宛如万灵舞蹈平地惊雷。直延向千米开外的飘浮尸体,如同不详的云层阴醫着我的感知。然而真正令我战栗的,是每一具尸体的一致朝向——那些死者们以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维系着对现世的感知,感知着我的目光——我只觉并非自己在观察空中的尸体,而是自己在被数千具尸体以死河之下投来的目光凝望。这种幻觉令我几欲窒息不能自已。

然而时至今日,当我把目光重新投向1199-1们,只有一层超现实的平静感从周身浮起。我仍能感到那彼界而来的眼神,却已不再感到恐惧。在和死者的对望中,我与那水面之下的世界建立了某种链接。虽然它只存在于幻想之中,却能让我窥见某些本质之物,那超越时间的只鳞片羽。仅仅凝望背影便足以重构我的思考,我不敢去想象它的面庞。那身份不明——甚或根本不存在身份这一概念的无面尸体,犹如对某种不可名状之概念的隐喻。

构成1199的谜团们至今仍半掩其面,我们对它的了解只限于最表层的异常性质。为什么MTF们在收容区域内活动数分钟便会心智崩溃,而监测员却能安居百余小时而无恙?SCP-CN-1199的认知危害性必然不同于传统异常,目前建立的性质模型尚大有其漏洞——或许它的作用方式是我们未曾想到的。万幸的是,我为这个微型站点申请了一台分子级显微镜。明日我将展开实验进程,但新的进展仍在迷雾之中。

祝我好运。夜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