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terTan_Greasy:simulator

起 因


北京时间 2013年10月12日凌晨3点整
吉林长春,龙嘉机场上空,中国南方航空空中客车A330驾驶舱


“请撤除地面设备,准备推飞机。”
“刹车松,可以推出,机头朝三三洞方向。”
“双发启动正常,拔耳机看手势滑出,再见。”

粘稠的泪浆使视线逐渐模糊,现在他本应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负责空空联络。机长因身体恶疾申请停飞,由于这班机无特殊天气状况不得停飞,只好副驾顶替。另有一件事副驾并没有告诉航空公司,那就是自己似乎也出现了疾病——双眼常常无故流泪且变得极其瘙痒,指甲忍不住去搓揉,导致眼角膜脱落。他为了能借机夺走机长的位置而隐瞒起来,哪有不想当机长的副驾驶?

据说这趟飞机上有许多高学历的科研人员从世界各地到中国南方考察项目,于长春转机。把数十本证件和耳塞收入行李箱,把墨镜擦净装进口袋,把领带和肩章整理妥当;该出发了。临走前他把一瓶撕掉包装的药物偷偷装进衣兜,在他人眼里只是抗生素药罐而已。副驾明白,只要服用这种药物,恶疾就会完全消失,任何人都不会发觉他身患重病。

“起始进近高度九百米,请求继续上升。”
“直飞虹桥机场,高度不低于五千四。”
“上升率不小于一千英尺每分钟。”

右侧坐的是名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副驾驶员,除了关注油量和导航点,还要督促机长按时吃饭。手边的咖啡溢出的热气愈变愈少,室温开始降低,机长的眼疾开始显现症状;眼角的瘙痒让视力模糊,鼻腔分泌大量黄色粘液让他只能用喉咙来呼吸,这样的呼吸方式导致嗓子开始发炎,他足足一天没有进食——虽然药物有依赖性,但必须吃药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瓶药的缓解效果没有之前那瓶显著。”

“看不清了。”



CD585FE0-E2CF-496C-AEB3-334FA20B4FED.png

前往Site-CN-██的第三百四十七批新任研究员,共七十一人,于石家庄市桥西区全部遇难。基金会医学博士与外勤特工至现场考察时发现机长西服胸前口袋中有一药瓶,瓶长三厘米,底部直径一点五厘米;瓶内含有四粒做成药片样式的含色素淀粉块,“药片”没有任何医学成分。



第 二 次 发 现


北京时间 2013年10月12日中午12点40分
吉林长春,龙嘉机场T1航站楼候机厅


他是首批接到坠机消息的人。

大家在猜测坠机原因期间只有他陷入难以言表的恐惧,他眉头紧锁,硕大的汗珠顺着脸颊落下,双手垂在两腿之间不停地握紧又伸直,握紧又伸直。似乎知道关于坠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每到这个季节自己与这名临任机长都会展现出同样的症状——打喷嚏,眼睛发痒流泪。高中招飞正值十月,全年级仅有两位通过了严格的体检。十月本应是此病的危重期,在二次体检时另一位因没有发病而当选了副驾驶,而他留在地面上当着地勤;这让不禁他开始怀疑另一位是否在体检期间接受过药物治疗。